波斯灣戰爭(五)--越戰老兵史尼杜軍士長

周錦昌會長

7輛第2排的布雷德利步兵戰鬥車包括排長所乘的那輛HQ77號車,遭受到由掩蔽陣地而來的猛烈射擊及背後T-72戰車;MBP戰鬥車的炮轟。A24號車發射了TOW2準確地把其中1輛MBP戰鬥車摧毀。

但是在後面掩護那輛步兵戰鬥車的T-72戰車馬上向A24號戰車送回了一顆125mm砲彈。其他的步兵戰鬥車上的隊友目睹A24號車中彈,馬上通過無線電呼喚了衛生兵前去救援。

狄比上尉為了使陷入混亂的士兵平靜下來,以無線電向衛生兵下達命令。正當上尉忙於用無線電通訊時,HQ77號車的排長羅拉爾多•史尼杜軍士長由步兵戰鬥車跳出來,衝向A24號車準備把傷者救出來。

史尼杜軍士長的個子並不高,頭髮剪得很短,他於1966年至1971年為止,作為第173空降旅的一員,成為了參加越戰的最有經驗的老兵。他亦參加過有名的875高地之戰。不過他後來也說,他從未有過像這75分鐘那樣危險緊張的經驗。

伊拉克軍的步兵向不能動彈A24號戰車迫近,最接近的敵人大概只有75m左右,200m之外的一輛T-72戰車亦向A24號車開火,不過非常幸運,125mm砲彈在炮塔上飛過,這時候那架T-72戰車反而破TOW2擊中。A25號車及26號車一面收容A24號車附近受傷隊友。一面向敵人陣地發動還擊。而敵人的機槍亦無情地向這2架步兵戰鬥車射擊。當史尼杜軍士長跑到A24號車附近時,另外一輛T-72戰車在600m外開砲射擊。砲彈在他10m前爆炸,爆炸的威力使史尼杜軍士長猛力撞向地面,不過這架T-72戰車馬上被收拾了。尼杜軍士長爬入了A24號車,A24號車的砲手受了重傷大量出血,差不多完全失去了意識。而尼蒙杜.依漢軍士的右腳亦被炸掉了,尼杜軍士長首先把依漢軍士救出,再把砲手送到衛生班的救護車上,2名衛生兵在敵我雙方的槍林彈雨中給砲手進行急救,但不到15分鐘他已經不治身亡,狄比上尉以無線電向第2排的戰車發出呼喚,並沒有收到任何回答,而熱能映像瞄準器也因風沙而視野不清。

狄比上尉的A連簡直處於地獄之中,但他們為了生存努力地和共和國衛隊的精銳機械化師堛摭-72戰車作戰,不斷使用TOW2反坦克火箭和發射25mm機槍射擊,無線電亦不時傳來T-72戰車被飛彈擊中的報告。

但是很明顯敵人是實力強橫的戰車部隊,該盡快撤退同時亦應該呼喚自己的戰車部隊前來支援。但是當時的情況命阿爾法不能有考慮的時間。最近的伊拉克士兵只有距離50m左右不斷地使用小型武器向步兵戰鬥車射擊,車身的側面不斷發出被擊中聲音,在黑暗的戰場中,曳光彈的綠色火焰,好像一群燃燒了的蚊子不斷地飛來飛去。伊拉克近軍的125mm迫擊炮彈亦開始飛來,火紅色的火花在步兵戰鬥車的頭上爆炸。終於無線電系統在不斷呼喚衛生兵的呼聲之中出現了大混亂。

在狄比上尉發出後退命令之前,左翼的第三排A33號車又被擊中,不過擊中不是砲彈而是14.5mm重機槍的子彈,炮塔被射穿了車長詹姆士.史杜龍中士身受重傷。

A33號車的砲手在無線電中大聲叫車長中彈流了很多血,艾班斯下士一面不停地呼喚衛生兵,一面為了保衛A33號車不停以25mm機砲射擊。但是衛生兵要接近A33號車是難於登天。

狄比上尉的A連落入了伊拉克軍的陷阱,到了這個地步,除了後退根本就沒有其他路可走。狄比上尉命令本來作為預備隊的第1排開上最前線支援被射擊得遍體鱗傷的第2排。第2排始後退但是無線電依然非常混亂,士兵呼喚要衛生兵的聲音擠滿了無線電內,無線電開始出現了故障,而士兵們亦開始緊張過度而產生混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狄比上尉正在等待在A連後方的戰車排。如果有58輛M1A1到來的話,敵人恐怕非逃跑不可了。但是戰車排到達這裡時候A連已不得不得撤退,A連在撤退時,再遭受到伊拉克士兵的攻擊。

第3排A36號車的傳動系統被小型武器擊中,不能動彈的時候再被反坦克火箭摧毀。而前往救援的31號車,亦在救起了36號車隊友是被敵軍的砲彈二度擊中而被摧毀。第2排的A22號車亦被敵軍的砲彈擊中,埃度雲、卡玆中士戰死。阿爾法連(A連)其他能夠行動的戰車一面以最高時速撤出戰場,一面放出煙幕掩護撤退。狄比上尉非常憤怒,為甚麼戰車排不來支援。

在這場戰鬥中第3裝甲師第7騎兵隊第4營阿爾法連隊(A連),一共摧毀了伊拉克軍裝甲車18輛,T-72戰車6輛,但亦付出很大代價二名士兵戰死,12名士兵重輕傷,參加作戰的13架戰車中有12輛被擊中,車身佈滿了差不多所有類型彈藥和破片痕跡。但是在之後的調查中知道,A連的損失竟然是由美國第34裝甲團第4營的M1A1戰車的誤射所造成。這正是狄比上尉所等待的救援部隊。

被稱為最大的激戰「東經73度之戰」無疑是阿爾法連隊的悲劇,之後第7軍的3個裝甲師把伊拉克軍的反擊力量全面消滅,在作戰中,達華卡爾機械化師是被第7軍的3個主力裝甲師所擊潰。米狄拉裝甲師及哈姆拉比裝甲裝師亦分別被美軍第1裝甲師及第24機械化步兵師所擊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