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軍事訓練

軍事訓練,就是對單個軍人和部隊就軍事理論和軍事技能方面進行的教練,目的是提高受訓者執行特定軍事任務的能力。同時,軍事訓練也包括部隊為完成特定任務而進行的作戰演練。在和平時期,軍事訓練是軍隊的中心工作。美軍認為,訓練是軍隊在和平時期的首要任務,是不流血的戰爭,是實現部隊現代化的關鍵,對提高戰鬥力和戰備水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在現代條件下,美軍把軍事訓練視為能使新式武器發揮最大威力的先決條件。美軍作戰綱要中明確指出,"軍事訓練是勝利的奠基石","士兵和部隊在戰鬥之日打得好壞的程度同訓練的好壞程度是一樣的。

近年來,美軍對兵力結構、軍費、建設重點、訓練等進行了較大調整和改進,尤其是將訓練和演習放到了一個突出的地位,認為軍事訓練是對部隊人員的必要投資,必須把訓練與研究與發展、高技術武器和基本戰鬥裝備的投資等問題看得同樣重要。當前,美軍官兵中流行一種觀點,認為未來的武器裝備越先進,使用和操作起來也就越容易,因此再也用不著像以前那樣進行又苦又累、又繁瑣又複雜的訓練了。甚至有人認為,只要會操作電腦,即使不進行嚴格的訓練,也同樣能用特定的軟體控制和操縱未來的武器系統。對此,前陸軍參謀長賴默上將多次提醒部隊:即使是在高技術條件下,嚴格的訓練仍然是必要的。技術不應成為減弱訓練強度和力度的理由。技術不能代替訓練,絕不會因為有了技術,部隊戰鬥力就會自然得到提高。相反,部隊技術含量越高就越需要加強訓練。

美國蘭德公司和美軍一些高級將領多次撰文探討美軍的訓練問題。美陸軍負責作戰和計劃的副參謀長托馬斯中將和杜貝克準將分別在1997∼1998年度《陸軍綠皮書》和《美國武裝力量》雜誌上發表題為"第二次訓練革命"的文章。他們認為,美軍從70年代的越戰慘敗走向90年代海灣戰爭的巨大勝利,根本原因不是美軍擁有了世界一流的軍事高技術,而是美軍在越戰後大刀闊斧地進行軍事訓練革命的結果,是先進的和近似實戰的訓練方式將美軍裝備技術的潛力轉化成了實際的戰鬥力。美軍在越戰之後進行的首次訓練革命為美國贏得了海灣戰爭的勝利,而當前正在進行的第二次訓練革命將使美軍的戰鬥力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為未來戰爭做好準備。

軍事訓練的類型有不同的劃分方式。按訓練物件分,可分為單個人員訓練和集體訓練;按組織形式分,可分為正規訓練和分散訓練;按受訓部隊的性質分,可分為現役部隊訓練和後備役部隊訓練;按軍種分,可分為單一軍種訓練和多軍種聯合訓練。

單個人員訓練是軍官、準尉、軍士、士兵作為個體,在院校(基地)、部隊接受的訓練,側重于單個軍人在本職工作中的具體任務。

集體訓練則是以建制單位為基礎進行的訓練。這堛"集體",也包括從兩人小組到由數千人組成的多國特遣部隊。集體訓練著眼於完成本部隊的任務,重點是需要集體共同完成的任務和工作。

正規訓練是在院校(基地)進行的訓練,受訓者必須前往院校或基地接受訓練。正規訓練雖然也進行集體正規訓練,但重點是針對單個人員的工作和任務。

分散訓練則是對在崗人員進行的訓練,有時也稱為遠端訓練,是在受訓者所在單位或執勤崗位上進行的訓練。分散訓練包括單個人員分散訓練和集體分散訓練。

現役部隊訓練,是指處於24小時待命狀態並接受軍隊薪金的單個人員以及由他們組成的集體,在現役部隊中進行的訓練。 軍種訓練,是指依據軍種條令進行的訓練。主要是指由單一軍種部隊實施的訓練,也包括由單一軍種部隊組織、旨在使各軍種相互配合的訓練。

聯合訓練,是指聯合部隊司令依據聯合條令對聯合部隊和聯合參謀機構實施的訓練。

軍事訓練由國防部統一領導,各軍種部、各作戰司令部分別負責。

在軍種訓練中,國防部有關助理國防部長規定各軍種的訓練量並分配訓練經費,各軍種採取分類施訓,按級負責的方法,完成訓練的領導與管理。

聯合訓練,分別由國防部、參謀長聯席會議、各作戰司令部、各軍種部、各軍種部隊司令部,以及各聯合機構與國防部各業務局負責組織實施。其中,參謀長聯席會議聯合參謀部下屬的作戰計劃與協調部是聯合訓練的主管部門,作戰計劃與協調部下設的聯合作戰中心是聯合訓練的主要保障單位;美國大西洋總部是聯合訓練的主要執行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