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採辦改革與可靠性

雖然很難準確確定美軍採辦改革開始的日期,但是1994年6月由當時的國防部長佩媄接o的備忘錄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美軍防務採辦改革開始的里程碑。該備忘錄的發佈,當時在美國國防部、三軍及工業界的反映不一,有的積極支援,有的不感興趣,也有的抱謹慎樂觀態度。可靠性工程界的反映是對新的採辦方法將如何影響研製可靠的、可維修的、可保障的、可用的和經濟上可承受的系統表示懷疑。

備忘錄

自佩媯o佈備忘錄以來已有8年之久,為了討論它對採辦,特別是對可靠性的影響,讓我們重溫備忘錄的主要內容。

首先,該備忘錄的目標是減少行政開支,簡化要求和克服官僚主義。在備忘錄中,佩奡ㄔX:為了滿足將來的需要,美國國防部必需加速採用民用先進技術,促進採用世界級供應商的商務過程和開發軍民兩用的產品與過程,以便以較低的費用建立能滿足國防需求的工業基地。備忘錄的大部份內容涉及到軍用規範和標準。它提出如下具體問題:

為解決上述問題,佩奡ㄔX了進行文化變革,以便:

產生的結果

備忘錄實施的結果,產生了許多新措施,主要的措施如下:

帶來的問題

新的採辦方法帶來的問題是失去各種採辦專案比較的共同基礎。例如:在採辦改革之前,所有新武器系統合同的投標商要求按照MIL-STD-785標準規定要求提交一份可靠性工作計劃,通常,為完成某些工作專案要求採用相應規定的標準。例如,採用MIL-STD-1629軍用標準進行FMECA;要求採用MIL-HDBK-781進行可靠性試驗。如果所有的投標書滿足所提標準的要求,那麼那個承包商的價格更低就決定選中那個承包商。對於維修性、質量和技術狀態管理都採用類似的方法。

在採辦改革中,某個投標承包商可能提出一種滿足可靠性(維修性或其他)要求的方法,這種方法很可能與其他競爭承包商的方法顯著不同。例如,某個承包商可能建議在整個系統設計中都要採用FMEA,而在系統中的某個部件中採用故障樹分析(FTA);另一個承包商可能建議在系統的某個部件進行FMEA,而不進行FTA,他們各自都有有自己採用分析工具的準則。如果可靠性要求已知,而且每個投標書有自己的設計方法和技術,那麼到底哪種方法對滿足可靠性要求是最好的?這個問題的回答就需要對達到可靠性要求有全面的和實際的瞭解。

在採辦改革中,可靠性要求必須是以性能為基礎的要求,而且是非規定的要求。制定這樣的要求不僅需要全面理解以性能為基礎的要求是什麼,而且需要對可靠性要求有實際的理解。

從可靠性的角度來看待採辦改革的結果,制定可靠性要求和投標書的評估是一項比以前更加困難的工作。然而,在國防部內和各軍種中的可靠性(維修性等)工程師的數量已在減少。羅姆研究所(現為空軍研究所資訊部)是可靠性研究的先鋒,現已不再具有可靠性研究的職能,在三軍內的高層可靠性辦公室(例如空軍的可靠性與維修性特別助理)已不再存在。儘管在各種公共場所的言論中,仍然認為可靠性(維修性)是系統性能的主要參數,而且是戰備完好性和經濟承受性的關鍵,但是,軍方似乎忽略了這個科學。

缺乏資訊

採辦改革帶來的另一個問題就是缺乏資訊。例如,定量資料、人員數量和投資水平等是說明可靠性受重視程度的依據,近來很難得到這些資訊。過去,你可能會接觸到三軍高層人員,而且可以很容易得到有關從事可靠性(維修性)的人員數量、有關可靠性的政策、重大型號專案的可靠性要求等資訊,現在能得到這類資訊的機會減少了。

獲得這類資訊的目的不是要批評軍方或專案,更主要的是要增強管理人員對情況的瞭解。當可靠性在設計過程中被忽略或是被過度強調時,其影響要等到系統投入使用後才能瞭解。一旦系統投入使用後,再想提高可靠性來達到要求就十分困難了,系統執行任務的能力和戰備完好性受到損害,當今提出的更少部隊具有更大的能力的戰略,武裝部隊不允許系統戰備完好性或系統效能的任何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