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採辦的新焦點——互用性

美國於2001年1月4日重新頒佈了國防部來辦文件5000系列,對原5000系列中的政策和程式做重大的改變,改變幾乎涉及到美國防部採辦的所有方面,其突出的變化是高度重視裝備系統的互用性(Interoperability)。

互用性的定義

在最新版的國防部指今5000.1(防務採辦系統)中,把實現互用性列為五大採辦政策和原則之首,並給出了詳細的定義和實施的原則。該文件定義互用性為:“系統、單位或部隊向其他系統、單位或部隊提供資料、資訊、裝備和服務,以及從它們那媕繸o這些東西並利用如此交換的這些資料、資訊、裝備和服務,使之能共同有效地運行的能力”。

從互用性的定義可以看出,互用性的概念不只是裝備系統與裝備系統之間,而是更廣泛意義上的互用,互用的內容不僅包括裝備,還包括資料、資訊和服務。美軍提出互用性的概念已經有許多年的時間,但真正引起重視,還是近幾年的事。美軍強調互用性與全球戰略思想有關,美軍強調聯合作戰,那麼互用性就成為關健的因素,同時互用性還能保證三軍聯勤的實現和降低用戶的費用。

美軍強調互用性的背景

海灣戰爭之前,美國的軍事資訊系統都是由各軍種、甚至各兵種獨立建設的,而各軍兵種內部的各種資訊系統,諸如指揮軍系統、控制系統、通信系統、情報系統、偵察系統、探測系統、導航定位系統、電子戰系統等也都是獨立或單獨建設的。這樣分散各自獨立的建設,造成大量重復建設,耗資巨大,縱向指揮層次過多,效能低下,更不能互用,非常不適應多軍兵種聯合作戰。這樣的系統被稱為“煙囪式”系統。儘管在海灣戰爭中,它們為勝利立下了汗馬功勞,但也暴露了美國這種傳統的資訊系統的許多固有的嚴重問題。如在海灣戰爭期間,利雅得聯合司令部每次做出對伊空襲兵力分配決策之後,都必須派人(信使)帶上磁片分乘兩架海軍飛機分別飛向波斯灣和紅海的航空母艦分發作戰命令。這種與現代高技術戰爭極不協調現象就是由於美國空軍資訊系統與海軍資訊系統不能互用造成的。

因此,在海灣戰爭後,各國都加強互用性的研究工作。1992年2月美國參聯會和各軍種都制定了一些極有前途的倡議計劃,特別是參聯會提出的武士C4I計劃。它的目的是將四個軍種的“煙囪式”系統改造成聯合的無縫連接的可互用的體系結構,為士兵在任何時間和任何地點提供一個綜合的、即時顯示的作戰空間的圖像,使士兵能夠及時的回應和協同水平與垂直的作戰任務;使得指揮官和參謀在任何地方均能無縫地連到所有的C4I系統上去,從而控制和監視全球的骨幹網;使得參戰者得到精確的、完全的和即時的、經過綜合和融合的、全源的多媒體和多種格式的資訊。

在冷戰後時代,美國國家軍事戰略的演進和從海灣戰爭得到的啟示中,使美國防部產生了一種新的設想——“聯合設想2010”。各軍兵種準備面對某種不確定的帶有挑戰性的未來時,這個設想為它們制訂聯合的軍事原則和計劃框架範圍內的獨特能力提供了共同的指導原則。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在《聯合設想2010》中指出:“現代戰爭的性質要求我們作為一個聯合整體進行作戰。這一點在咋天看來是重要的,今天看來是必不可少的,明天將是絕對必要的。”

《聯合設想2010》為理解未來的聯合作戰創建起一個大範圍框架,並且勾劃出與框架中所述的角色相適應的各軍兵種專案計劃和能力。《聯合設想2010》定義出四種作戰概念——精確作戰、控制機動、集中後勤和全方位防護。這些概念合起來將確保美國軍事力量能獲得“全範圍支配權”——在整個軍事行動和軍事領域範圍內對敵方占壓倒優勢的能力。而“全範圍支配權”則要求“資訊優勢”,即:收集、處理、分析、和分發資訊的能力,以及阻止敵方這樣做的能力。互用性是“資訊優勢”的關鍵。

有關互用性的政策

1992年11月美國防部頒佈了國防部指令和指示《C3I系統的相容性、互用性和集成》、《C3I系統的相容性、互用性和集成的程式》。1995年11月美國防部負責C3I的部長助理通過備忘錄指示制定統一的技術體系結構(TA);1996年8月美國防部發佈“聯合技術體系結構(JTA)”1.0版;1998年又發佈JTA2.0版。1999年8月參聯會主席頒佈指示《要求生成系統》。2000年5月參聯會主席頒佈指示《國家安全性和資訊技術系統的互用性和保障性》,同年10月頒佈了強調互用性的美國防部新版採辦文件國防部指令5000.1和指示5000.2。2001年1月美國防部又頒佈了強調互用性的新採辦文件5000系列第一號更改版。

國防部指令5000.1中指出在美國的部隊及其聯盟夥伴內部以及他們相互之間的互用性,是所有防務系統都必須圓滿解決的一個關鍵目標,以使國防部有能力成功地實施聯合和合成作戰的行動;國防部必須有一個框架,用以評估美國及其盟國的系統之間的相互關係和相互影響;要採用針對任務範圍的一體化框架結構來反映這些關係的特徵。同時強調防務採辦系統應基於對某個相關“系統族”的考慮,其中包括那些跨越部門組織界限的系統;為此,要求部門要明確互用性的關鍵性能參數,採辦部門和試驗與評價部門要採用一種“系統族”的管理方法,以確保其對各單個系統的評審中包括充分瞭解與被評價的系統有關的各種關鍵的系統介面,以及在戰場上系統之間資料、資訊和服務的穩定而可靠的流動;目標是,一種以某一給定任務範圍內的各個關鍵系統的相互瞭解為特徵的環境;要求部門、試驗與評價部門和採辦部門之間共用決策和密切合作,對可以接受且互用的系統的研製和引進進行周密控制;等等。

在最新的國防部指示5000.2(防務採辦系統的運行)中,把互用性作為採辦各階段都要重點考慮的因素之一。該文件規定“為了滿足從作戰到維持和平的各種聯合、合成及多國的軍事任務要求,所有系統及系統族的設計、研製、試驗和保障都必須以確保資訊優勢和互用為目的”。要求任務範圍的綜合體系結構要體現IT(包括國家安全保密系統,NSS)的互用性;“聯合作戰體系結構”和“聯合技術體系結構”應作為制定任務範圍的綜合體系結構的基礎;任務範圍的綜合體系結構要在一個“系統族”的任務範圍內將IT(包括NSS)的互用性聯繫起來;在要求生成過程中,要提出互用性的關鍵性能參數,要將互用性要求作為“任務需求說明”文件一節加以說明,互用性約束將構成頂層要求文件和使用文件的互用性關鍵性能參數的基礎;在採辦過程中,通過系統工程將互用性要求從要求文件分配到各系統中去;還要求給互用性的研究專案提供充足的經費,等等。

在最新版的USD(AT&L)、ASD(C3I)和DOT&E備忘錄“重大防務採辦專案(MDAP)和重大自動化資訊系統(MALS)採辦專案必須遵循的程式”中,互用性作為基本特性提出了許多具體要求,除IT互用性外,還給出了非IT互用性要求和內容。

為了確保互用性的實現,美國防部將原來的試驗、系統工程和鑒定局撤銷,新成立互用性局,現任局長為嘎伯博士。

嘎伯博士近日指出:過去我們認為有了共同的標準和過程並應用於資訊技術,互用性就會實現;現在來看,這種聯合體系結構(技術規範)的概念對於實現互用性是必要的,但不充分;我們還需要聯合作戰的體系結構和眾多系統構成的大系統的體系結構(它們都將怎樣共同工作)。他指出某專案目標備忘錄中有價值360億美元的系統,在大多數情況下不能互用;這些專案只可以提供給五角大樓為實施軍隊部署粗略地制定戰略決策,但不能用於制定實際的作戰戰術決策。

去年美國國防部開始了第一個互用性的協作專案“可互用的作戰圖譜族(FIOP)”,想以此來協調在各軍種之間和盟國及聯合夥伴之間的互用戰鬥空間的工作,該工作已經超出了聯合環境的概念。FIOP的目標是構建和投入戰場一些必須的能力,該能力允許所有軍種和部門的系統,從全球指揮和控制系統(GCCS)到最低級的戰術水平級系統,能交換資料以改進保障聯合作戰系統的一致性。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美軍非常重視互用性,這是美軍幾十年經驗教訓的總結。目前我國對裝備互用性的重視和研究還很不夠,非IT系統的建設還沒有跳出美國的老路,非IT系統的互用性還未提到。為了提高我軍聯合作戰的能力,我們應當加強研究,借鑒美軍的先進做法,這樣可以少走彎路,建議加強裝備系統的互用性研究和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