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近期美軍頻頻與東南亞諸國搞聯合演習看美國的制華戰略

中新網6月18日電 據《美國海軍時報》報道,在剛剛結束與泰國聯合舉行的“金色眼鏡蛇03”演習後,美軍又於6月初開始分別與東盟的泰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國舉行為期2個月的例行性“克拉特-03”雙邊合作海上戰備與訓練演習。

今年的演習是該系列演習的第9次舉行,將持續到7月底。此演習由美西太平洋後勤大隊司令兼71.2特混大隊司令傑夫.卡西亞斯海軍少將協調,美海軍第1驅逐艦中隊司令塔利.布拉克上校擔任演習特混大隊司令,托米茲.阿姆斯壯中校擔任“克拉特”登陸部隊司令。

參加這次演習的美海軍和陸戰隊人員約1500人,參演兵力因雙邊演習各階段的不同中而有變化。美軍參演艦隻共4艘,包括第7艦隊前沿部署海上部隊的“文森斯”號導彈巡洋艦、“柯茨”號導彈護衛艦、“哈帕斯費堙邪僕貕黤n陸艦、“衛兵”號打撈船。其中“文森斯”號是部署在日本橫須賀的導彈巡洋艦,“哈帕斯費堙邪僕貕黤n陸艦和“衛兵”號打撈船是部署在日本佐世堡的美軍艦隻。這些艦隻組成“克拉特”特混大隊參加演習。具體參演單位有:美海軍西太平洋後勤大隊、第3陸戰隊遠征部隊分遣隊、第15第驅逐艦中隊、第1驅逐艦中隊、第7兩棲中隊、第3陸戰師的第8陸戰團3營1排、第3偵察營等。駐日本沖繩的美第3陸戰隊遠征部隊根據指示組成400人的陸戰隊空陸特遣隊。

演習旨在加強美國與東盟國家在作戰計劃、指揮與控制、以及戰術領域的協調合作能力,並通過軍事與民事合作增強友好關係。演習的科目有:海上機動,海上通信、指揮與控制,潛水與營救,人道主義救援,海上巡邏,艦隊集結,實彈射擊、兩棲登陸、叢林生存、城市戰等。具體參演人員的多少與演練科目的重點因國家不同而不同。另外,美軍在與每個國家舉行演習的時候還要專門抽出時間舉行研討會,還要為當地群眾提供醫療服務,以加強美軍與當地的人員關係。

從今年年初到現在,美軍在東南亞已經舉行過多次聯合軍事演習,包括“肩並肩”、“雙重突擊”、金色“眼鏡蛇”等。而且演習時間彼此銜接,幾乎是一個演習結束另外一個演習就開始準備舉行。今年的“克拉特”聯合軍事演習又是美國與其亞太盟國在東南亞地區舉行的規模最大參演國家最多,演練科目最多,涉及區域最廣,持續時間最長的一個演習。那麼,美國為什麼要頻繁在這個地區舉行軍事演習?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美國在這一地區的主導地位。冷戰結束以後,特別是在“911”事件後,美國越來越認識到東南亞地區對美國國家戰略的重要意義。這堿J有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的海上交通要道,又有可能發生地區衝突的南中國海地區,還處在美國打擊國際恐怖主義勢力的前沿。因此,美國正逐步加大與這一地區國家的合作力度,既尋求在這一地區建立或重建永久性軍事基地,又頻繁與這一地區國家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克拉特”演習的參演夥伴都是在這一地區具有很大影響力的“東盟”組織的成員國。“東南亞國家聯盟”是于1961年成立的區域性合作組織,其與會組織和影響力在逐步擴大,美國是這一組織的對話夥伴國。美國與這一組織的成員國頻繁舉行演習的目的是逐步形成以美國為主導,其亞太盟國為主體,有東盟國家參與的區域合作模式,保證其在該地區重大事務上的影響力。

第二,保持軍事存在,為可能發生的應急事件作準備。軍事演習是美軍保持軍事存在的一種主要形式,在亞太地區保持軍事存在是美國亞太安全戰略的基石。美國現在在亞太地區駐有10萬人的大軍,主要分佈在韓國、日本和關島等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要地。但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要道的東南亞地區的長駐部隊卻不多,不足以應付這一地區可能出現的地區性危機。為瞭解決在這一地區軍事基地少、該地區有相當數量的軍事力量。在出現地區性危機時,隨時調用。同時,也可以利用這種軍事存在方式達到威懾的效果。

第三,防範和制約中國。近年來,中國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綜合國力迅速增強。這使得美國一些持冷戰思維的政治家擔心強大起來的中國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競爭對手。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在2000年的《2015年的安全趨勢》中明確指出,2015年東亞地區最大的不穩定因素是中國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崛起。美國防部2001年的《四年防務審查》也認為“在亞太地區可能出現有強大資源基礎的軍事競爭者”,沒有點名地將中國列為潛在的對手。美軍與這一地區國家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擴大雙邊合作領域,增加了與中國有領土糾紛國家與中國抗衡的法碼,從而達到美國牽制中國的目的。

聞新芳
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