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美軍戰役法中的"全面影響"

美軍認為戰役法的功能是“通過軍事計劃將戰術性戰鬥和戰略目標緊密地聯繫起來”。而“戰役法的本質在於能夠集中各種威力以攻擊敵人的主要力量來源——重心”。圍繞這個“本質”,戰役法提高“全面影響力”的觀點。

一、定義和內涵

美軍把“全面影響力”解釋為“在所有方面獲得、保持和利用戰鬥力優勢”。 這個解釋過於抽象、模糊、加之概念翻譯與我軍軍語和常用語有較大距離,使我們難以把握。“全面影響力”的實質,是指影響戰役進程的結局的關鍵要素,這種作戰要素不單指物質條件,主要是指“部隊的相互作用”。部隊在戰役中的相互作用體現於三個方面:一是己方部隊的支援與被支援關係;二是對稱與非對稱作戰;三是嚴密防護。通過這三個方面的相互作用構成整體合力,減少薄弱部位,並利用聯合部隊的非對稱戰來打擊敵人,“發揮己方的優勢,利用敵軍的弱點,以保持未來作戰行動的自由”。從這個角度講,本質是講究用兵方略。

美軍使用“全面影響力”的術語,是借用物理學中的“杠杆原理”,意在“巧妙用兵”。戰役指揮官只有通過巧妙用兵,科學地發揮部隊間的相互作用,才能對敵形成決定性優勢,才能在時間和空間上形成“全面影響力”,才能駕駛戰役的進程和結局。

二、在美軍戰役法中的地位

美軍戰役法從14個方面闡述了籌劃與組織戰役應重點把握的基本內容,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這個體系以打擊重心為本質:通過打擊重心以破壞對方整體結構;打擊重心以加快作戰進程,達成速決之目的;打擊重心以節約兵力,以小的代價去奪取勝利。美軍戰役法就像是一張捕捉敵“重心”的“網”,而“全面影響力”就是這張“網”的“綱”。換言之,“全面影響力”是“聯合戰役法的中心內容”。

美軍戰役法14個方面不是孤立的。除了以“打擊重心”為本質外,更重要的是以“全面影響力”為中心和基礎籌劃與組織聯合戰役行動。美軍戰役法作為整體的用兵方略來講就是,對敵實施聯合戰役以關照力量的相互作用為核心,把握己方的支援與被支援關係;對敵實施對稱與非對稱作戰並周密組織防護。在行動中,“重心”和“決定點”是打擊的方向和著眼點;“作戰範圍和方向”、“兵力和職能”、“作戰安排”、“直接與間接”、“終止”是針對“全面影響力”組織戰役與行動的方法;而“協同性”、“同時性和縱深性”、“預見性”、“平衡性”、“時機與節奏”、“頂點”則既是原則性要求,又是組織籌劃戰役與戰役行動的方法。所有這些方面都是圍繞“全面影響力”展開的,從不同方面構成一體化的規範,達成“力量相互作用”的最優化,使方方面面“態勢”利於是我而不利於敵,以獲得決定性優勢,並最終贏得聯合戰役的勝利。

三、幾點認識

美軍圍繞“全面影響力”這個中心籌劃與組織聯合戰役,其作用貫穿於戰役的始終。作為一種核心思想,具有多方面的特徵,需要從不同角度去理解。

(一) 指揮員籌劃聯合戰役應重點把握的要素

從特徵上講“全面影響力” 是一個(或一組)影響全局的因素,還是一個壓倒性的優勢。作為指揮員應重點把握的要素,“全面影響力”關係到己方力量的最佳綜合運用,關係到行動的自由,關係到勝利的獲得。其本質是“巧妙用兵”,把握好這個要素的結果是獲得“決定性優勢”。“獲得決定性優勢”的結果是能夠更有效的打擊敵“重心”。打擊敵“重心”的結果是奪取聯合戰役的勝利。

在把握“全面影響力”的過程中,美軍認為指揮官應注重三個方面。其一,是“不斷評估部隊間的關係是否最大限度地增強了聯合部隊各個部分在陸海空所有方向上相互給予的戰鬥支援。”並依此衡量所屬部隊的各種作戰行動,確保行動的集中統一。其二,是“採取一些對稱的、非對稱的行動來發揮己方力量的優勢,利用敵軍的弱點,以保持未來作戰行動的自由。”尤其注重在戰役作戰層次上,運用不對稱作戰行動,以產生“巨大的殺傷力”,以戰役進程施加決定性的影響。其三,是“必須採取措施保護聯合部隊和多種力量免遭敵對稱與非對稱行動的威脅。”通過保護措施努力減少所屬部隊的薄弱點,使自己掌握主動權,立於不敗之地。

(二) 聯合作戰的精髓

美軍的聯合作戰就是“協調空中、地面、海上、空間和特種作戰部隊在時間、空間和目的上協調一致地行動”。至於如何組織協調以及各部隊如何行動,核心在於“全面影響力”的獲得與運用。

支援與被支援是聯合的本質性“紐帶”。美軍把聯合作戰各部隊組合構成統一整體的方式方法是多種多樣的,有目的(目標)引導,有資訊的聯結,有作戰行動的規範,但這些都是形式上的。部隊間內的“相互作用”本質地體現為支援與被支援。支援與被支援產生了更廣泛的資訊需求,形成了力量的凝聚,並加速共同目的的達成。在這堙坐銧屆足O一個大概念,既包括火力支援,又包括兵力支援;既包括本軍兵種部隊內的支援,又包括各軍兵種的支援;既包括戰術層次的支援,又包括戰役層次的支援;既包括直接的——使力量加強的支援,又包括間接的——使“阻力”有效減小的支援。支援使小到分隊、大至軍團,建立起真正的聯結,一種互動性聯結,使各個不同的軍兵種部隊形成一個有機整體。

支援與被支援和對稱與非對稱行動是“協同性”的深化。戰役法中的“協同性”對如何使空中、地面、海上、空間和特種部隊的運用達到集中統一作了原則性的要求,強調聯合作戰中各軍兵種、各部隊揚長避短、相輔相成、整體一致作戰的必要性。而支援與被支援和對稱與非對稱作戰則使其實踐化了。支援與被支援解決了在作戰中己方相互作用中的協調和協調一致地相互作用的問題,而對稱與非對稱作戰則是站在高層次上,即從作戰整體的高度,著眼於所有力量,協調不同軍種部隊以最優的形式打擊敵人並最終擊敗敵人。二者使“協同性”從原則層次落實到了行動層次,從行動要求深化為行動方法。

對稱與非對稱行動是聯合作戰的基本方法。美軍聯合作戰方法,基本是對稱與非對稱行動,提供了作戰的最一般模式。美軍雖然認為“對稱與非對稱兩種樣式都可以支援聯合戰役”,但更強調運用非對稱作戰。認為“恰當運作的聯合部隊實施非對稱攻擊能產生很大的威力,可以用多種武器系統,在各個方向造成威脅,增加敵防禦體系的壓力。”還認為非對稱攻擊“為進攻敵人或暴露敵人的弱點提供了有效的方法,同時還有利於避免傷亡和節省資源。”對稱與非對稱行動是聯合作戰行動客觀的基礎,但非對稱更能使己方力量優勢得到最有效的發揮,因此,更為美國所倡導。

(三) 體現了美軍攻防平衡的作戰思想

海灣戰爭結束後,美軍在總結經驗教訓時清醒地認識到,隨著武器裝備的高技術化,不僅使自己在大多數作戰中具有了絕對的優勢,而且也為對手提供了可以實施有效的非對稱作戰的物質條件。來自對方的非對稱打擊可能使美軍遭受重大的損失,甚至是作戰的失敗。基於這種認識,美軍更加注重作戰的攻防兼備,攻防平衡,並通過對“全面影響力”的闡釋,使這一思想得到突出體現。

美軍認為,決定性優勢不僅來自己方的部隊間的支援與被支援,對敵的對稱與不對稱作戰,而且來自於“全面影響力”的第三個方面——可靠的防護,即“保護性行動和態勢”。“這種保護作用在聯合戰役中尤其重要”,只有採取有效的保護措施,才能夠在作戰中盡可能地減少部隊及其行動的薄弱之處,才能夠充分地提高行動的自由度,才能夠奪取並保持優勢,才能夠贏得勝利。

“巧妙用兵”,不僅在於審時度勢,靈活地對敵實施對稱與非對稱打擊,特別是抓住一切有利時機對敵實施非對稱打擊,而且要周密組織防護,尤其要防範敵人可能採取的任何形式的非對稱攻擊。

奪取優勢,不僅要提出和打擊敵之弱點,而且要盡可能減少自己的弱點;不僅要集中力量,以多種手段打擊敵之重心,而且要可靠保障己方重心的安全,立於不敗而制敵。既要抓住戰機,創造條件,奪取並保持優勢,而且要時刻防範受制於敵,這就是美軍攻防平衡的作戰思想。總之,“全面影響力”告訴我們,美軍聯合作戰有著巨大殺傷力的非對稱攻擊之中還包含著“全維的聯合防護”。

文曄
國防大學研究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