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美三軍員額與軍費份額變化分析

軍隊員額與軍費份額是反映軍隊建設變化特點的兩個重要因素。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 為適應全球戰略的需要,充分利用技術優勢,美國根據國際、 國內環境變化,不斷調整三軍員額數量,調整軍費在三軍建設中的投向, 從而“使美國的武裝部隊保持足以實現美國宗旨的那種均衡和靈活性”。

一、 從戰後50年三軍現役兵力員額百分比看,海軍波動不大,陸軍基本呈下降趨勢,而空軍則由大起大落走向平穩
陸軍是美國最古老的軍種之一, 直到本世紀初,陸軍一直是美國武裝力量的主體。 二戰以前,美國陸軍員額一直大大超過美國海軍。僅以1904年為例, 美陸軍共有人員18.6萬人(含11.6萬人的國民警衛隊) ,與同期的海軍人員數量之比是4.69:1。二戰後,美國陸軍在三軍現役總兵力中所占的百分比除了戰爭期間外, 基本上呈下降趨勢。例如,1946財年,陸軍現役員額占現役總兵力的47.4%。到1995財年,美國陸軍員額則占了現役總額的33.4%。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陸軍員額在美國三軍兵二總額中不再佔有絕對優勢。

美國海軍幾乎與陸軍同時誕生。戰後,為了適應海外擴張的需要,美國歷屆政府都很重視海軍建設。 海軍員額一直在占總額30%∼40%之間上下波動。 特別是80年代雷根入主白宮後,美國海軍得到了更迅速的發展。 雷根指出,“海軍在支援美國的軍事戰略方面發揮著獨一無二的作用。 鑒於美國地理上瀕臨兩大洋,海上優勢對支援美國的聯盟關係和支援前沿部署的部隊十分必要。 ”在三軍員額上,1987年美國海軍(含陸戰隊) 的現役兵力員額有史以來第一次超過了陸軍,占三軍現役總兵二的36.1%,而同期的陸軍和空軍的兵力員額分別為35.9%和28%。冷戰後,海軍員額保持了這一發展趨勢。1995財年,美國海軍員額占現役總額的40.3%。按美國國防部公佈的數位計算,如果1995財年美國空軍員額為1的話,那麼陸軍為1.27,而海軍則為1.54。

1947年4月18日,空軍部的建立標誌著美國空軍的正式成立。儘管美國成立空軍的時間晚於歐洲幾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 但是美國空軍在戰後得到了迅速發展。 從杜魯門政府開始,美國連續十幾年在員額上向空軍傾斜, 最高時(1959財年)空軍員額占了三軍現役總兵二的33.6%, 僅次於同財年的陸軍員額(34.4%)。從1974財年至今,美國空軍員額始終保持在占三軍現役總兵力30%以內。

二、從三軍軍費份額百分比看,其變化基本上與員額變化相一致,或升或降完全依據需要而定
二戰以前, 美國陸軍軍費份額在軍費總額中始終處於領先地位。僅以1908財年軍費分配為例,陸軍預算為1.65億美元,海軍則次之,為1.02億美元。 到1949財年,美國陸軍軍費份額占軍費總額的50.2%,1959年下降到20.3%,10年下降了近30個百分點。甘乃迪、約翰遜政府對陸軍的投入稍有增加, 最高時(1969財年)達到占軍費總額的32.6%。從70年代末開始,陸軍軍費份額在軍費總額中一直保持在占總額的25%左右,在上下不超過2個百分點之間徘徊。

戰後, 海軍軍費份額上下波動不大,軍費份額多保持在占軍費總額的30%左右。 特別是越南戰爭後,海軍軍費份額始終保持在占軍費總額的30%以上。 80年代,雷根政府不僅在人力上向海軍傾斜,而且在軍費上也重點保障海軍建設, 最高時(1988財年) 達到35.3%。1995財年,美國海軍軍費份額占軍費總額的31.1%,而同期的陸軍和空軍軍費份額分別占軍費總額的24.1%和29.5%,其他部門為15.3%。在軍費份額上,海軍仍處於領先地位。

戰後頭10年, 空軍軍費份額急劇攀升。特別在迷信戰略空軍的艾森豪威爾時期, 由於該政府“所側重的是使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現代化, 而且進一步側重新武器,特別是具有毀滅性的攻擊力量的武器(指核武器)”,空軍的軍費份額大幅度增長,由1952財年的32.8%上升為1960財年的46.2%。 而同期陸軍軍費份額則由40.5%下降為22.8%。可以說,艾森豪威爾政府是在壓陸軍開支補空軍發展。對這種軍隊建設的“大抽/輸血” 做法,後來的美國政府官員和學術界多持批評態度, 認為它破壞了美國三軍的協調發展,無法應付諸如越南戰爭之類的常規戰爭。 但是從另一方面看,這種大幅度傾斜,深深地影響到美國空軍建設的各個方面, 為新生的美國空軍注入了活二,是空軍得以迅速發展的必要保障。

三、把三軍員額與軍費份額並列起來看,其變化特點更加明顯
第一, 美國三軍員額和軍費份額的比例關係對國際、國內形勢有著極強的敏感性。 其基本做法是,國家實際需要多少軍隊,就保留多少軍隊, 就向軍隊投入多少資本,其增加與減少的“度”完全掌握在國家手中。 二戰結束後,美軍建設千頭萬緒,但是美國政府首先從削減三軍員額上下手。 到1946財年,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堙A美軍現役兵力總員額由二戰剛結束時的1200萬下降到303萬,四分之三的官兵退出了現役。其削減幅度之大、削減速度之快在美軍史上是罕見的。又如,冷戰結束後, 面對國際上蘇聯解體和國內財政赤字居高不下的壓力,美國政府再次提出要削減軍隊員額和軍“費開支。 三軍員額1995財年降到152.6萬人, 而且還在下降。近年來,美國軍費預算也呈大幅度下降的趨勢。 依據國際、國內形勢變化快速而靈活地調整三軍員額和軍費份額比例關係是戰後美軍建設的一個突出特點。

第二, 軍事戰略是美國三軍員額與軍費份額比例關係變化的重要依據。根據美國人的觀點,軍事戰略是一個三條腿的“木馬”(目標、方案和實力) 組成,哪一條腿有缺陷,國家安全就會岌岌可危。實力在這堨D要是指國家的武裝力量, 有什麼樣的軍事戰略就必須有什麼樣的實力來提供保障。 縱覽戰後50年美軍建設情況,美國軍事戰略的每一次調整都會給三軍員額和三軍軍費份頷的比例關係帶來不同程度 的影響。 如根據杜魯門總統的“遏制戰略”要求,1948年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提出了“把得到的經費分成三個大體上均衡的部分撥給陸、海、空軍” 的“均衡發展”方針。按這一建軍方針,美國三軍開始各得軍費的三分之一。 到50年代初期,美國三軍軍費份額基本上實現了所謂的“均衡”(見圖二A處)。但是這種均衡維持了不多久就被新軍事戰略提出的三軍建設要求所打破。 又如80年代,為了能在全球範圍做出“新的靈活反應” ,控制16個海上咽喉,雷根政府在人力和財力上加大了對海、 空軍的投入,使海軍在員額上超過了其他兩個軍種,而空軍軍費份額曾一度超過海軍軍費份額(1984財年和1985財年) 。軍隊建設依據軍事戰略的變化而變化,這是戰後美軍建設的一條重要原則。

第三, 三軍員額與軍費份額比例關係的變化與軍事技術的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 軍事技術的發展促進了軍隊的分工,技術含量高的軍種必須要有龐大的軍費來維持。 戰後,美軍建設一直強調保持技術優勢, 用質量戰勝數量。美國認為,要保持技術優勢就必須加大對技術含量高軍種的投資。 如圖二所示,戰後十幾年美國空軍與陸軍軍費份額的位移無一不與軍種的技術含量有關。 50年代,艾森豪威爾對技術的“迷戀” 使大批軍費流向空軍,使美國陸軍只處於維持地步。到80年代, 三十軍種相比,海軍軍費份額最高時(1988財年)占到軍費總額的35.3%。 1995財年三軍預算授權分別為:海軍783.75億美元,空軍744.92億美元, 陸軍608.39億美元,在軍費份額上,還是海軍佔先。 再從人均佔有軍費情況看,美國空軍明顯佔有優勢。1995財年空軍員額占現役總額的26.2%, 而軍費份額則占了29.5%,人均18萬多美元。 而同期的海軍則人均12萬多美元。向技術含量高的軍種實行軍費份額傾斜是戰後美國三軍建設的基本做法之一。

第四, 戰爭,特別是現代條件下消耗巨大的戰爭,對美國的三軍員額和軍費份額的變化有著最直接的影響。 戰後,美國進行了兩場持續時間較長、 規模較大的戰爭: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僅從美國陸軍員額與軍費份額變化情況看,兩場戰爭期間陸軍員額與軍費份額發生了比較微妙的變化。這一點在越南戰爭期間表現得尤為突出。戰爭開始後不久,美國陸軍員額與軍費份額有所反彈。戰爭結束後, 兩條曲線又開始回落。美國海軍和空軍的員額與軍費份額曲線變化特點也基本上與美國陸軍一樣。 儘管兩場戰爭對美三軍員額和軍費份額變化的影響是一種特殊的現象, 但卻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美軍建設所具有的靈活性和多變性。 它表明,美國單一軍種現役員額與軍費份額具有同升或同降的特點, 兩條曲線基本上同步變化。同時它還表明, 軍隊員額與軍費份額不是要降總是降,要升總是升,而是根據實際需要進行有目的的升與降, 從而滿足國家對軍事實力的需求。

總之, 戰後美國三軍員額與軍費份額比例關係的變化情況反映出了50年來美軍建設的基本特點。 這些特點有其特殊性,但也有普遍意義,一些具體做法值得研究與借鑒。

月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