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陸軍裝甲部隊實現數位化所面臨的問題及解決辦法

美陸軍第1騎兵師第8團3營特遣隊,在裝備了車際資訊系統和定位導航裝置後,進行了實地訓練與演習。演習證明,上述系統與車長獨立熱成像觀瞄儀及車載檢測系統相結合,不僅使裝甲部隊具備了數位化指揮與控制能力,而且還使其行動能力明顯提高。然而,在實現數位化方面,尚存在一些問題。

一、 車際資訊系統方面車際資訊系統目前存在著一些用戶無法克服的問題。
首先,是傳輸模式上的問題:車際資訊系統可通過專門的程式來傳輸圖表,但只能上報2幅經過修改的圖表,對連長或營作戰參謀來說,要把所有經過修改的行動透明圖都報給營長是不可能的。所以,營特遣隊指揮官只能通過連長車際資訊系統中的用戶識別系統,才能從連戰鬥隊指揮官那媕簳圖表。同樣,戰術作戰中心也必須使用特遣隊指揮官或作戰參謀的識別系統來作同樣的工作。大多數傳輸模式方面的問題可通過使用備用用戶識別系統來解決,但這將使資訊轉輸過程緩慢而繁瑣。因此,要改變傳輸模式就必須修改軟體,這樣才能使資訊控制交換程式在理論與實際上相一致。

其次,是作戰術語與標號不統一所帶來的問題:目前車際資訊系統使用的軍用標號與陸軍野戰條令FMI01-5-1《作戰術語與標號》所規定的內容不完全相符。由於大量使用點狀標號,使車際資訊系統顯示幕變得擁塞不堪。因此,必須實現標號的小型化,以改變車際資訊系統的混亂狀況。最好的辦法是對車際資訊系統透明圖進行改進,並通過使用標準軍用標號使之成為簡明的行動透明圖。

另外,還有一個將特遣隊完整的透明圖輸入車際資訊系統的問題。為及時起見,既需要操作員在草圖得到批准後儘快將其輸入車際資訊系統,還需花一定時間來提高操作員快速準確輸入資料的技能。由於戰術電腦應用訓練與資料登錄能力對作戰的重要性與日俱增,許將來應編一名在車際資訊系統方面受過專門訓練的專業電腦操作員。

二、 指揮、控制和通信方面8團3營特遣隊的車際資訊系統便是特遣隊的指揮網。
在國家訓練中心訓練時,特遣隊指揮官、作戰參謀、所有的機動作戰部隊指揮官、A連和D連戰鬥隊各排排長,以及戰術作戰中心,均擁有車際資訊系統。如果按此分配裝備,特遣隊的指揮和控制便可實現數位化。

M1A2坦克在指揮與控制手段方面已有許多改進,但也隨之帶來了一些新的要求。在定下關鍵的決心時,必須對數位化通信或音頻通信方式進行選擇,因為這兩種方式使用同一個通信網。8團3營特遣隊在國家訓練中心所遇到的一個較大問題,就是不同電臺難以同時進入數位網,這是由系統相容性差造成的。最初的通聯程式常常要求音頻網靜默數分鐘,以便使所有用戶進入數位網。用戶需重新建立通信聯絡時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如,部隊在採取積極行動時,重新進入數位網就比較困難,因為網內的通信線路已占滿。而在作戰過程中,要通信網進行長時間的靜默是不現實的。這意味著敵方在採取電子干擾措施時,車際資訊系統會不利於用戶使用,如果用戶之間的聯通在訓練時都有困難,那麼在高度緊張、敵我接觸、且特遣隊網路常常受敵干擾並不斷改變頻率的情況下,恐怕只有很少的電臺能聯通。解決這一問題最好的方法也是修改軟體。

通信量的增加,包括通過數位化網召喚火力和請求支援,使營特遣隊指揮網格外忙碌。在機動作戰中,許多數位化資訊可能尚未發出便已失效了。M1A2坦克分隊明顯需要有嚴格的通信紀律,而紀律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最好的辦法是建立獨立的數位通信網,因此可能需要對硬體進行重新設計,以利用“辛嘎斯”電臺的跳頻能力,使營特遣隊兼有音頻網和數位指揮網。

現行的戰術、方法與程式也要求,在與敵接觸後指揮網應由數位通信方式轉換為音頻通信方式。這樣雖可減輕通信網的負擔,但也會使與敵接觸的分隊喪失車際資訊系統所帶來的某些獨特優勢。有人要求在近戰時優先使用數位通信方式,因為數位通信和音頻通信使用的是同一個網,若在近戰中僅用音頻通信,會降低數位通信的某些優長及準確性。

此外,還有將裝備車際資訊系統的坦克排配屬給尚未裝備車際資訊系統的“布霓德利”機械化步兵連戰鬥隊時所帶來的問題。根據現行的戰術、方法與程式,坦克排排長車可作為中繼站,由其將數位化資訊轉送給機械化步兵連戰鬥隊指揮官,而由負責作戰的下屬專門為上級指揮官監視戰場情況,這樣做實屬荒謬。車際資訊系統轉為音頻通信時有可能造成資訊丟失,而且在近戰時還可能由於戰場的疏開而造成通信的中斷。給“佈雷德利”步兵戰鬥車也裝備車際資訊系統才是長遠之汁,這已在國家訓練中心93-10輪訓演練中進行了演示。

三、操作和訓練方面對MIA2坦克乘員來說,需要進行特殊的訓練。
由於車長綜合顯示器的信息量過大,很容易使車長把主要精力集中在這上面.而忽視了對戰場的搜索。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是。訓練二炮手監控綜合顯示器,在有重要情況時提醒車長。即使如此,車長還需要培養一種直覺,知道何時該使用綜合顯示器。何時該由車

長艙口實施指揮。戰術作戰中心的成員,也需要進行使用車際資訊系統的訓練,包括操作並使用車際資訊系統終端處理裝置和轉發資訊。掌握車際資訊系統如同掌握一門外語、需要不斷地練習和運用。

即使擁有現代化的資訊傳輸系統,也仍需保留一套手工作業系統作為數位比資訊處理系統的備用手段。車際資訊系統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使情況報告和資訊處理簡化,但若對其過於依賴也會冒一定的風險:一旦戰術作戰中心車際資訊系統的倍道出現問題。營特遣隊整個的指揮與控制就會發生變化。

四、 一體化方面“車際資訊系統會使特遣隊原有的缺陷。
即各戰場作業系統一體化方面的缺陷更為突出,雖然這些缺陷在全部使用數位化裝備後便會消失,但目前仍需認真加以考慮。

目前主要的問題是,有些部隊裝備了車際資訊系統,而有些部隊末裝備這種系統。營特遣隊偵察分隊、機械化步兵分隊、迫擊炮分隊、防空分隊、支援排和貓重隊現在都不具備數位化資訊交換能力。在特遣隊偵察分隊將其遇到的情況直接輸入牢際資訊系統之前,特遣隊只不過是具有強大毀傷能力的“瞎子”;末裝備車際資訊系統的佈雷德利步兵戰鬥車,在數位化戰場上也只是M1A2坦克的脆弱夥伴;迫擊炮分隊若採用手工作業的老辦法,其火力便無法與M1A2坦克分隊的行動協調一致。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是,通過迫擊炮大力控制系統將迫擊炮分隊與車際資訊系統連接起來,使迫擊炮再次成為特遣隊指揮官在數位化戰場上首選的間接支援火器。

對M1A2特遣隊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與野戰炮兵射擊指揮系統建立數位化通信聯絡。火力召喚應以數位化方式直接進入野戰炮兵資料庫,而不應在特遣隊戰術指揮中心因手工作業而耽誤時間。這樣便可減少因手工作業造成射擊指揮資料傳遞延遲及火力支援不準確等。

與此類似,若為特遣隊工兵分隊提供輸入終端及全球定位系統,將有助於由工程作業點直接向障礙物透明圖快速傳遞資料。這些改進,均符合戰場諸系統一體化的總體需要,其中炮兵和工兵也許是最能直接影響特遣隊行動的單位。

在戰鬥勤務支援領域,由於連戰戰鬥隊的戰鬥輜重隊、支援排或野戰輜重隊均未裝備車際資訊系統,所以特遣隊戰鬥勤務支援不具備數位化報知能力。以連戰鬥隊為例:連執行官負責處理連戰鬥隊車際資訊系統中的戰鬥勤務支援報告,收集、整理各排的報告,並將整理好的綜合報告上送。由於連戰鬥隊的戰鬥輜重隊和野戰輜重隊均不具備車際資訊系統輸入能力,因此戰鬥勤務支援數位化報知的益處只限一機動戰鬥排。假使軍士長擁有車際資訊系統,特遣隊戰鬥勤務支援一體化便可向前邁進一大步。

一體化對M1A2坦克的使用也有影響。當只有排長車為M1A2坦克,而排軍士車或僚車仍為M1A1坦克時,特遣隊坦克分隊在一體化方面存在的問題就會暴露出來。不論將M1A2坦克裝備于何種部隊,只要該部隊不具備數位化能力,都會使特遣隊為保持協調一體化尚需時日,而數位化武器系統只有作為一個整體運用時,才會產生最大的效果。

五、 資訊處理方面使用車際資訊系統雖然簡化了資訊處理環節,但同時也增加了資訊處理的負擔。
因為這會使戰術作戰中心相對要多監控一個網。戰術作戰中心現在需要處理來自標準調頻網、機動控制系統和車際資訊系統的資訊。如前所述,這種同時性使標準程式變為首要問題,而戰術作戰唚的資訊流控制和透明圖管理是其額外負擔。情況報告雖然更快、更細、更准,但同時信息量更大,並要求進行連續處理。對M1A2特遣隊來說,引起混亂的原因可能不是缺乏資訊,而是信息量過大、過雜。

特遣隊需要能處理和闡明大量資訊的涵義、且見微知著的指揮官。他們應能對大量的車際資訊系統報告進行分類整理,並迅速確定需刪除的內容。而後將其上報或納入另一份綜合報告。他們還必須對資料進行分類處理,因為資料本身並不能自動轉發。M1A2特遣隊的指揮官必須習慣于依照現行作業程式所規定的強制性別標準、程式和方法進行工作,以爭取時間和進行資訊管理。此外,他們還必須熟悉電腦及軟體的使用和文件管理,因為在電腦時代,不懂電腦的裝甲兵指揮官比老式騎兵戰士強不了多少。美《裝甲兵》雜誌1995年1--2月號

迪安.諾沃維伊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