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軍強化軍事軟體發展說起

2000年7月,美國陸軍駐胡德堡的第4機械化步兵師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數位化陸軍師。數位化陸軍把資訊技術、作戰理論和編制三者融為一體,使21世紀的戰場在C4ISR系統的控制下,成為一個巨大、嚴密而無形的作戰網路,軍隊作戰效能倍增,這從根本上改變了新世紀陸軍作戰的內涵。而這一切首先得益於軍隊中成千上萬台電腦的高效運行。但如果沒有軟體的支援,電腦就無法發揮出應有的功能。可見,軟體已成為21世紀數位化軍隊的重要代表。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既然軟體這個“無形武裝”在數位化軍隊的建設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我們就應從發達國家軍隊深化軍用軟體發展、加大應用力度的探索性歷程中汲取有益的經驗。   

首先是決策層應予以高度重視。美軍為了保持跨世紀的資訊技術優勢,使其新一代數位化武器裝備的戰鬥力提高一個數量級,20世紀90年代初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就提出了一份研究開發17項關鍵技術的清單,排在第3位元的就是電腦軟體工程。隨著資訊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應用,嵌入到武器裝備中的即時程式數量也在成倍激增。據有關專家統計,已從90年代初的1.77×10的8倍條指令增至1999年的8.65×10的9倍條指令。為此,美軍主要是廣泛採用自動化編程設備,如專用網路、多媒體終端、數位化通信設備、程式複製機等,緩解了數量壓力。另外,又通過培訓大批高級編程專家,來承擔大部分編程任務,提高了生產效率。

其二是注重模組化原則,提高軟體的通用性和安裝效率。例如美軍採用模組化的方式,為大批量的“戰斧”巡航導彈等精確制導武器安裝即時程式,從而提高了作戰效能。

其三是美國防部堅持用AQda高級程式語言作為美軍電腦的標準語言。美軍開始實施這一計劃時花費很大。但從整個90年代的長期效果看,它使美軍整個數位化部隊發展中的軟體編程費和陪伴費逐年減少,也使美軍10年中電腦網路設施的採購費大幅度地降低了。   

面對世紀之交知識軍事大潮的衝擊,我們不應只限於採用培訓高級軟體人才和改善編程人員的作業條件來解決眼前的矛盾,更應從開發自動化、模組化編程技術以及統一程式語言入手,從根本上解決軍用軟體生產效率低的難題。後一舉措雖然工程量大、投資多,卻能使數位化軍隊的建設局面得到根本改觀。特別值得一提的是,Ada語言在發達國家軍隊的通用,不僅有利於C4ISR網路系統的相容與溝通。從21世紀網路化軍用軟體發展的角度看,這一舉措也意義深遠。Ada語言的出現不僅給軍用軟體工程注入了許多新概念,而且它本身也具有當代結構化語言的優點(抽象、模組和多工處理功能),集中體現了資訊時代程式開發之精華,是知識軍事向網路滲透不可缺少的工具。軍用軟體統一用Ada語言,也是實施大規模即時程式自動編程的前提,90年代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中美軍能夠大量使用精確制導的資訊化武器,亦得益於此舉。從方法論上看,任何軟體過程都可以轉化為等效的硬體處理過程,反之亦然。在軟體費用昂貴、硬體價格不斷下調的今天,不失時機地把重點轉向軟體固化及開發自動編程新技術上,實屬審時度勢之良策,也是“知識軍事”畫龍點睛之筆。

驚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