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與對陸攻擊

摘要 90年代,美國海軍把其注意力從為冷戰開發的反艦和戰略性武器逐漸轉移到戰術對陸攻擊系統上,例如反艦戰斧導彈全部退役,轉為非核對陸攻擊型導彈。這種轉變從1994年的“……從海向陸”策略開始的,並在一系列戰略文章中反映出來。同時,美國海軍陸戰隊以要求更多的但完全不同的海上支援方式改變其兩栖戰方向。

“……從海向陸”的基本論點是:美國海軍沿海區域作戰至少近期是主要任務。沿海區域被定義為近海一相當地帶內的重大事件可涉及的陸上地帶。這不是海岸戰爭,因為這個沿海地帶向內陸延伸達幾百英里。美海軍認為世界上大量的商貿和工業生產是在沿海區域進行,而且這個區域的重大事件很可能影響美國想支援或者反對的事件。例如,世界上的大城市幾乎沒有位於沿海地帶以外。況且,冷戰結束後,不再有任何大的藍色海洋競爭者,任務不再是象利用海洋那樣奪取和保衛制海權。後來的官方戰略文章“前進……從海上”強調海軍的任務是支援地面部隊沿海區域的作戰,因此鉻記對陸攻擊為海軍作戰的基本組成部分。

當美海軍飛機在1986年攻擊利比亞時,或當美、英飛機90年代攻擊伊拉克時,或當美國導彈在1998年用於攻擊阿富汗和蘇丹時,沿海作戰可能意味著簡單的轟炸。然而,沿海作戰還包括登陸和支援部隊。在80年代以前,可用的投射轟炸裝備僅是海軍轟炸機,主要裝有普通炸彈或鐳射制導武器。海灣戰爭時,增加了戰斧遠端導彈。

由於MK41垂直發射裝置的廣泛應用,重點的轉移就簡單得多了。儘管這些設備已經採購(主要因為它們有希望組合防空火力的高可靠性和高速率),但是他們也能供應對陸攻擊戰斧導彈以及防空導彈。這樣,設想主要保護艦隊免遭蘇聯大規模導彈襲擊的“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很容易成為強大的對陸攻擊平臺。在這方面美海軍認為,如果國際形勢一旦發生變化,使艦隊防空變得更重要,那麼同類型艦艇還可以轉回到其原有的使命。計劃轉變為戰區導彈防禦(這可能是沿海作戰的主要部分)就是個適當的例子,當設計這些艦艇時,完全沒有這種計劃。對陸攻擊的主要改進是新的軟體而不是新的硬體。反過來說,雖然新型垂直發射裝置有可能出現在未來艦艇上,但新的對陸攻擊導彈必須裝入MK41發射裝置。

對陸攻擊不斷關注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除了對付敵人大規模破壞性武器之外,冷戰後衝突中不能使用核武器。攻擊者可能依賴或者精確或者數量,或者兩者都依賴。至少當初精確是昂貴的。戰斧導彈可以導引到遠端目標,但在其原型號中,它需要依靠詳細的地形知識。飛機採用鐳射制導炸彈可以精確命中目標,但是為了投放炸彈,指示器必須在導彈飛行的最後階段照射目標。指示器平臺必須看到目標,以便鎖定目標。可採用的方法是給導彈提供一個圖像器,該方法要求有一個資料鏈,能把資訊返回到可以鎖定導彈的控制器。如果目標與周圍反差很小,或者如果目標的識別標誌形成混亂的圖案時,那時攻擊會是困難的。更難解的而且從未解決過的問題是:是否所有值得攻擊的目標真的都是能精確打擊的點目標,亦即,是否數量(或核武器)只不過對瞄準誤差的補償手段而已。

提供大量對陸攻擊武器的任何嘗試都是個特殊問題,因為在海上、在水面艦艇之間,例如驅逐艦,轉移導彈是困難的和不可能的。如果彈藥是從垂直發射系統射出,那麼它們的數量受艦艇甲板區域的限制,容量增加比排水量增加慢得多。

更有效地儲存武器的任何試圖都要求某種彈藥處理系統,但是它也會產生不可靠性。具有複雜機械饋送裝置的老式導軌導彈發射裝置終究因此被廢棄。航空母艦則不同,因為其弦側升降機構成大集裝箱的理想接收平臺。此外,它們有通過機械系統(升降機)供彈給飛行甲板的高效率的彈艙。而且空中發射的彈藥提供比艦上發射的彈藥裝藥率更高,因為可重復使用的投放彈藥的飛機取代了艦上發射武器的許多助推組合。目前唯一可在海上可靠地轉移到水面艦艇的彈藥是火炮的炮彈,它們比導彈小得多,而且堅固得多(因為它們必須經受得住發射的衝擊)。注意:象空中發射的彈藥一樣,炮彈攜帶一個占較大比率的彈頭,因為許多武器系統是分離式和可重復使用的(火炮,作為發射裝置,等於大約所需全部彈藥重量的3/4,如果炮彈是常規艦射導彈幾分之一的話)。另一方面,火炮限制炮彈的總尺寸,而且沈重,機械上有點不可靠。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美海軍處理突發危機的能力。海軍是很有價值的,因為它靈活,還因為危機是不可預測的,特別是在冷戰後。如果海軍對解決危機的貢獻常常是某種形式的打擊戰的話,那麼主要取決於如何能容易地使武器按程式工作,命中恰當的新目標。戰斧導彈是個恰當的例子。過去設想它主要用於打擊蘇聯。這種導彈是採用捷聯式慣性系統和定時與它飛過的地形輪廓比較的組合導航的(後面的系統被稱作地形匹配(TERCOM))。TERCOM提供很高的精度,因為它可以修正陀螺的漂移。然而,為了TERCOM工作,導彈飛過的區域不僅僅是目標區,而且是必須測繪和數位標圖的區域。此外,導彈不可能從海的那一側命中海濱的目標,因為它在海上不能檢測其位置。在海灣戰爭期間,戰斧導彈證明具有很高的精度。不太清楚的是為了使用戰斧導彈,國防測繪局必須花費六個月的時間(危機開始至開戰)一天24小時對伊拉克進行測繪。導彈飛行路徑是很難計劃的。發佈給艦艇的飛行路徑數是有限的,為了命中特定目標飛行路徑的端點可以調整。例如,進入巴格達的預先設置的路徑相對較少,而有些導彈被擊落,因為它們必須沿著原先路徑進入。

到80年代末,一種方法,即全球定位衛星(GPS)是有希望的。裝備有GPS接收機的戰斧導彈不依靠任何形式的地面地圖就可以檢測其位置。突然間,它就成了適用於必須回應突發事件的海軍靈活的武器類型。第一個GPS制導型戰斧導彈是在1995年9月在波斯尼亞戰鬥中見到。

在90年代,電腦體積有效地減小,使得戰斧導彈任務規劃可以在艦上進行,而不是在岸上的特定中心,這是很重要的。如同GPS一樣,這使系統比過去靈活得多。新的戰斧武器控制系統象其他的GPS制導打擊武器一樣也出現了,例如出現的SLAM對陸攻擊型魚叉導彈。它們要求做許多相同的工作,以可用的情報資料為基礎擬定到選定目標的線路。同時,美海軍採購了飛機任務規劃電腦,這些電腦還是做了許多相同的工作,計劃通過地帶和繞過敵防禦到達選定目標的最佳路線。

GPS對其他類型的導彈有很大影響。首先,它提供一種廉價的方法,將導彈發射到預先確定的目標點,不必特別區分其背景,精度是幾米,而且無需要求攻擊飛機或其他的飛機保持在目標區域,如同鐳射制導炸彈的情況一樣。起碼,GPS能將武器引導到足夠接近目標,取代其他感測器。過去,這樣的性能可能需要慣性導航,雖然如此還要取決於確定發射點位置的精度——海上的重要問題。

海軍飛機有特殊的任務。如果飛機能幸存,它們會象自卸卡車一樣,將多餘的載荷扔掉,然後返回航空母艦。美國海軍強調用護航干擾機(EA-6B徘徊者,最終裝備反雷達導彈)攻擊支援。海軍還對遠端精確打擊武器感興趣。從60年代開始,大問題是:這些武器可供圈內人使用到何種程度。

80年代,為了確定大部分強擊機可能攜帶的武器類型,美海軍與其空軍激烈爭論。空軍總是偏愛精確打擊。十分願意放棄所有非制導炸彈,而採用鐳射制導炸彈和更高級的導彈。考慮到支援海軍陸戰隊的要求下,海軍認為,有面狀目標,例如部隊集結,這種情況不能用制導武器有效地打擊。海軍的飛機可以帶回航母上的載荷也是有限的。放棄一些未使用過的“非制導”炸彈是一回事,將未使用過的鐳射制導炸彈投到海堥漣馴是另外一回事。美海軍的方法是在當時新的F/A-18大黃蜂戰鬥/攻擊機中採用非常精確的電腦控制的轟炸系統,該系統造成幾十米的圓概率誤差。海灣戰爭的實踐表明:當時有許多目標,例如多個橋梁,美海軍感到為難,對付它們象這樣的精度是不夠的。F/A-18將其炸彈投向橋梁跨度上,但常常不能精確地投在必須命中摧毀橋梁的結構支撐上。海軍放棄了非制導武器的新式先進炸彈系列的計劃,而採用空軍的概念,即未來所有炸彈可能都是GPS制導的。

另一方面,美海軍似乎對為其精確武器提供足夠的遠距離感興趣。對利亞貝卡山谷不成功的炸彈攻擊的後果,美國海軍設想制導遠端滑翔武器,這種武器最後作為聯合遠端武器(JSOW)——AGM-154出現。GPS制導的JSOW可在敵防空範圍以外發射,命中預先選定的目標。設計強調簡單和低成本,但是它後來進行了一些改進,例如感測器和資料鏈(使操作手能選擇瞄準點)。JSOW原來是一種集束彈箱,而新的AGM-154C型武器則攜帶一個整體戰鬥部(BROACH)和一個成象感測器。

同類較遠端制導武器是SLAM,即魚叉(Harpoon)導彈派生的一種對陸攻擊型,它裝有顯象引導頭、資料鏈和GPS。採用GPS,導彈可將自己導引到一個點,通過這個點可以觀察目標區。僅那時才需要它與控制飛機通信。由於資料鏈只是簡短地使用,所以干擾是很難的。SLAM首次在海灣戰爭期間使用。現行的SLAMER型導彈增加了用於較遠端的翼,並改進了電子設備。這是美海軍替代空軍JASM(ABM-158)導彈的優先型。SLAMER導彈目前正在安裝自動目標捕獲模組。當導彈觀察目標周圍的區域時,它採用一種相關器尋找合適的預先選定的目標,將當前的情景與輸入到其記憶體中的情景比較。它把目標情景和目標記號發送給發射或控制飛機,飛機或者證實目標選擇,或者否決它,而選擇新的目標。

這些導彈沒有一種將會大量備用。即使已經採購幾萬枚,部署到某個危機地區的艦隊也只能有有限的彈藥量。導彈是精確打擊戰爭新概念的範例,戰爭中資源的動態再分配是其中的一部分。過去,規定向每個目標至少發射二枚導彈。然而,如果目標被一枚導彈摧毀,再向這個目標而不是另一個目標發射另一枚是不經濟的。新型戰斧(即戰術戰斧)是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的一部分。它攜帶一個攝像機,並且用資料鏈鏈結艦隊級火控中心。這種導彈可以直接射向目標,也可以巡邏待命長達兩個小時。導彈上的攝像機用於炸彈的毀傷評估,根據評估,分配或不分配巡邏待命的導彈打擊已被打擊的目標。如果巡邏待命的導彈沒有接到命令,它則打擊預先選的默認目標。

海灣戰爭後,僅幸存的重型炮艦(四艘“衣阿華”級戰艦)退役了,後來從海軍艦艇名冊上中刪掉。(後來有兩艘被重新啟用,但它們究是否恢復服役值得懷疑。)就海軍陸戰隊依靠火力支援強行登陸而言,戰艦的損失要求重新考慮兩栖戰術。他們將不期望象過去那樣在炮擊支援的掩護下正面突擊設防的海灘。他們對滲透戰術感興趣。分解成小部隊還可以限制他們遭受地雷和海岸防禦的損傷。美海軍正在採購新的MV-22“鶚”飛機,部分用來支援分散突擊。新概念稱作艦艇向目的機動——STOM,這種戰術與下述戰術不同,海軍陸戰隊登陸,在灘頭建立儲備,然後分組向內陸推進。在新的作戰概念中,小部隊從海上直接達到目的地附近,然後聯絡突擊。

STOM對海基支援有重要的影響。各個部隊必須保持小,因而他們不能攜帶很多的支援武器。從而,STOM意味著濱海的艦艇將替代許多海軍陸戰隊通常建制武器的火力。因此,在新的155mm先進火炮系統(AGS)(它將裝備新的“朱姆瓦爾特”級(DD21)驅逐艦)的要求中,AGS與通常伴隨海軍兩栖部隊的155mm炮兵連的射擊速率一致,這是不奇怪的。火炮的希望射程是按射擊艦覆蓋足夠縱深和還要在濱海可能的雷區範圍以外的要求設置的。為了替代建制的炮兵,當然,火炮必須能夠受向目標地區滲透的部隊指揮,其炮彈必須足夠精確地命中地面目標。戰術衛星通信和GPS制導的組合似乎回應了這些要求。

從美海軍的觀點出發,新概念強調兩個方面。第一,火力縱深急劇增加。除了支援海軍陸戰隊部隊以外,海軍還為在沿海地帶作戰的陸軍部隊提供支援。第二,支援的持續時間急劇增加。過去,艦隊炮擊海灘的同時,海軍陸戰隊或陸軍登陸和集結。然而,部隊盡可能快地岸上佈置其建制的炮兵,海軍火炮火力支援實際中止。現在的任務是提供長達30天的縱深火力支援。這反過來要求補充很多的艦艇進行支援。否則,他們怎麼也比不上足夠的炮彈。相反,從登陸部隊中省掉建制炮兵會大大減少其“腳印”,也使部隊更靈活。

競爭遠端155mmGPS制導炮彈目前正處在雷聲公司(近程5in增程炮的製造者)SAIC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開發之中,2002年開始試射。這種炮彈的大缺陷是在從艦艇到目標的時間上,如果目標是正朝著需要幫助的小部隊迅速推進的話,這個時間也許過長。過去,不但對火箭助推炮彈達到較大的射程感興趣,而且對帶有整體的衝壓式噴氣發動機的炮彈感興趣,它們可以提供很高的平均速度。DD21將安裝兩套AGS系統和配備大約1500發炮彈(它的射速是每分鐘24發),每套系統能與抵海軍陸戰隊炮兵連的六門155mm火炮的性能和大約1500個炮彈的性能相當(它的射速是每分鐘24發)。

現有水面戰艦攜帶5in/54火炮,其射程決不足以縱深支援。這種火炮正在被加長為62倍口徑。它將發射雷聲公司新的GPS制導的ERGM(增程火炮彈藥,MK171)火箭助推炮彈,射程大約60海堙CERGM既不與預計的155mm炮彈的能力也不與其全射程相當,因此它不足以滿足設想的艦艇向目的機動(STOM)戰術的需要。然而,這是水面艦艇支援登陸部隊的一種方法。第一門5in/62火炮安裝在“溫斯頓S·邱吉爾”驅逐艦(DDG81)上。炮彈將在2004財年服役。

總之,由於炮彈在海上易轉移,因此炮彈是有吸引力的。裝備155mm火炮的一些驅逐艦可以保持持續的火力支援,而一旦使用導彈的艦艇(一艘艦本來帶的導彈不多)消耗了其武器,就必須撤到港口或至少非常平靜的海區。這完全不考慮炮彈甚至制導炮彈的非常低的單位成本。

這些新的炮彈被視為美海軍武器的重點從打敗敵艦隊或摧毀固定戰略目標轉移到與岸上作戰的部隊一體化計劃的一部分。火炮應該為幾乎面臨敵人集結的友方部隊提供支援。但是,這樣的部隊出現在美國部隊附近之前,美軍必須先于集中。例如幾年前,裝有BAT反坦克子彈藥的戰斧導彈以樣品形式展示,這當時稱作TSARS(戰斧阻止前進團)。目前,象這樣的目標主要用空中發射的遠端導彈攻擊,可能是聯合遠端武器(JSOW)。近海艦艇通過摧毀與敵防空有關的固定目標或半固定目標可以提供有價值的杠杆。美海軍目前將多達800枚期滿的SM-2防空導彈改裝為新的GPS制導的LASM(對陸攻擊標準導彈)。試驗表明,現有的爆破彈頭對付未裝甲目標十分有效,例如防空雷達和導彈(包括反艦導彈)發射裝置。對陸攻擊標準導彈(LASM)可以通過裝有常用的MK41垂直發射裝置的未改型的水面艦艇發射。射程約150海堙C它也被選為陸軍改進型的ATACMS,它也可以從垂直發射裝置發射,然而ATACMS可以在以後採購。未來,海軍要求對ALAM(先進的對陸攻擊導彈)提出一些建議。在理論上,ALAM不僅可以替代LASM,而且可以替代155mm火炮。它是簡單的、廉價的,而且高反應速度的(意味著非常快)。選項包括:ATACMS、GPS制導型陸軍多火箭(POLAR)和HARM衝壓火箭複合式發動機型,這些是雷聲公司多年來推銷的。海軍還資助波音公司的高超音速衝壓式噴氣發動機的研究,即ARRMD(經濟上可承受的快速反應導彈研究)。

新型炮彈、戰斧導彈和諸如SLAM和JSOW的導彈都達到超出艦艇的視距。未來,單一的綜合的任務規劃/火控系統將控制艦隊所有對陸攻擊武器。它還將與飛機任務規劃綜合在一起。例如,新型炮彈飛行如此高的彈道,以致彈道穿越離開的飛機通常位於的空間;如果沒有某種形式的協調,炮彈和飛機太容易相撞。老的“戰斧”武器控制系統將由可編程“戰斧”和SLAMER兩者的(估計還有JASSM,如果海軍用它替代SLAMER的話)新系統替代。

在火力支援方面,新的通用對陸攻擊作戰系統(CLAWS)將滿足火力支援、分配武器和指示目標的要求。這個系統將引入陸軍新的火炮指揮系統(AFATDS)的一些功能,它將作為單一綜合的系統控制海上和岸上的火炮。通用對陸攻擊作戰系統(CLAWS)大約2005年服役。它將包括新的海軍火控系統(NFCS),這個系統約2003年服役,它將通過AFATDS接收火力請求、分配武器和消除空間衝突,使友方飛機免遭炮彈攻擊。在近程NFCS功能方面,CLAWS將增加戰術戰斧導彈和LASM火力控制,而且它將與飛機任務規劃系統相連。

目前美海軍的濃厚興趣是在攻擊可再定位的目標方面,以海灣戰爭的飛毛腿導彈運輸-豎起-發射裝置(TEL)為典型。問題是已經在空中且接近目標的武器如何迅速地被平臺(例如探測目標的UAV和JSTARS雷達飛機)重新引導到這些目標上。顯然戰術戰斧是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法,它可以在可能的目標區域附近巡邏待命飛行。另一種可能性是在近程武器上安裝資料鏈。在目前的先進技術演示(ATD)專案中,將16號鏈引入JSOW。一旦導彈被發射,它將可以受其他平臺控制,命中疾飛的目標。這種控制的一個優點是發射導彈的飛機不必逼近目標區域。攻擊疾飛目標的第三種方法是大大增加武器速度,如ARRMD,快速反應是指瞬間目標。

另一研究方向是飛機重新導向目標。過去,大部分目標是固定的,主要因為高速戰術飛機不能容易地發現,更不用說攻擊突然躍起的目標。沒有大量的飛機或總體有效的武器,少數武器能有效毀傷大部分固定目標,尚不清楚。當然,它們能對付活動的突然躍起的目標,毀傷它可能重要得多。諸如F/A18這樣的戰術飛機已經安裝了戰術電腦,飛機計劃(由使命規劃系統開發的)在飛行時已裝入電腦。這些飛機還可以接收來自資料鏈的資料,例如16號鏈。其座艙採用通用顯示器,它可以顯示來自前進空中控制員的標準“九行導向目標資訊”。經驗表明:除了引導它朝向目標區域的航向以外,駕駛員需要一系列的至少三個圖像,給他顯示目標的位置。這些圖像也可以通過標準鏈路發送(中國湖嘗試了標準的Walleye鏈路;空軍在F-16上採用了改進的資料數據機,最終,16號鏈可能是標準鏈路,儘管其有限的容量和較低的速度)。問題是需要在大量已在空中的飛機之間協調飛機任務的變化,執行綜合攻擊計劃。因為無論什麼平臺通常發現突然躍起的目標的平臺肯定都不能確定其座標,因此這是GPS制導也沒有能力的一種情況。這樣推動鐳射制導炸彈(儘管它們受天氣的限制)和光電武器的發展,例如SLAM和AGM-154C,可以使操作者將它們鎖定到特定目標上,這種概念叫作飛機座艙中的即時(RTIC)或飛機座艙中的重新導向目標。

蘇長雲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