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的海上戰略要道

冷戰結束後,世界各國海軍日益壯大,美國實施“全面制海”戰略已十分困難。於是,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軍尋求“海上控制”,以期掌握全球16條海上要道,確保戰時能封鎖他國海上航運和海軍力量,維護美軍的航道,進而威脅敵國。

美國對海洋的控制,是通過龐大的軍事基地網路實現的。目前,美軍在太平洋區域有完整的三線基地網,在大西洋區域建有完備的二線基地網。這樣,一旦爆發戰爭,美國就可以通過控制全球16條海上要道,贏得對各大洋的控制權。

大西洋、地中海、印度洋

在全球16條海上咽喉要道中,大西洋有7條: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佛羅里達海峽、斯卡格拉克海峽、卡特加特海峽、好望角航線、巴拿馬運河、格陵蘭-冰島-聯合王國海峽;地中海有兩條:直布羅陀海峽和蘇伊士運河;印度洋有兩條:霍爾木茲海峽和曼德海峽。

位於挪威與丹麥之間的斯卡格拉克海峽和位於瑞典與丹麥之間的卡特加特海峽是波羅的海通往北海和大西洋的門戶,也是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出入大西洋的惟一通道。一旦控制了這兩個海峽,也就等於掐住了俄波羅的海艦隊的命脈,迫使其成為一支內海防禦型艦隊。格陵蘭—冰島—聯合王國海峽包括丹麥海峽和冰島與英倫三島之間的水道,是俄羅斯實力最為強大的北方艦隊進入大西洋的必經之地。美軍在它附近建有多個大型海、空軍基地,戰時可以有效地封鎖俄北方艦隊,使其很難進入大西洋。

巴拿馬運河位於南、北美洲最窄處,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由此通行比經由麥哲倫海峽的航線縮短了5000-14000公里。對美國而言,巴拿馬運河極大地便利了美國海軍的調動。不過,該運河只能通過4萬噸級以下的船隻,美國現役航空母艦噸位都超過此限,因此無法通過。

直布羅陀海峽是地中海進出大西洋的惟一通道。在蘇伊士運河通航後,直布羅陀海峽成為連接大西洋與印度洋、太平洋的捷徑,被稱為“西方的生命線”。西班牙羅塔海軍基地是美國地中海艦隊的根據地。美軍可利用它隨時控制和封鎖直布羅陀海峽。

霍爾木茲海峽是波斯灣的出口,也是西方國家的石油“大動脈”。在波斯語中,“霍爾木茲”意為“光明之神”。一旦它被封鎖或受到影響,西方世界將陷入黑暗之中。為此,美國不惜多次在此用兵,並在波斯灣的巴林基地部署了大量海軍艦隻。

蘇伊士運河、曼德海峽、好望角航線對美軍也有重大意義。蘇伊士運河貫通大西洋和印度洋,承擔著往來于歐亞兩洲80%的海運任務,並且其水深可保證美國航母通行。曼德海峽位於阿拉伯半島西部與東非岬角之間,是連通地中海--紅海和印度洋的咽喉。失去了對曼德海峽的控制,蘇伊士運河的作用也就降低了90%。好望角是眾多超級巨輪的必經之地。尤其是一旦蘇伊士運河關閉,好望角航線對美國來說將是不可或缺的。

西太平洋五大咽喉

在美國意圖控制的全球16條海上咽喉要道中,亞洲占了5條。其中3條在東南亞,1條在東北亞,1條在太平洋東北海域。它們分別是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望加錫海峽、朝鮮海峽和太平洋上通過阿拉斯加灣的北航線。

馬六甲海峽是連接中國南海和印度洋的一條狹長水道,為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的重要海運通道,號稱"東方直布羅陀"。它西寬東窄,多島礁、淺灘,戰時極易被封鎖。海峽的東南出口處就是新加坡,可直接控制該海峽。

巽他海峽位於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和爪哇島之間,平均水深遠超過馬六甲海峽,適於大型艦船、潛艇通過。目前,美軍對巽他海峽的使用日益增多,第七艦隊將它作為往來於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航道。望加錫海峽位於印度尼西亞加堸狺旨q和蘇拉威西島之間,是西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重要戰略要道,平均水深達900多米,是美國核潛艇往來的常用航路。

朝鮮海峽位於朝鮮半島與日本本州島之間,是從日本海進出太平洋的要道之一(其餘為對馬海峽、宗穀海峽和津輕海峽)。朝鮮海峽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進入太平洋最寬、也是最重要的通道。宗谷海峽水淺峽窄,每年12月和次年4月還會封凍;津輕海峽位於日本北海道與本州之間,易受制於人。因此,朝鮮海峽對於俄羅斯海軍意義重大。美軍在戰時若能完全控制朝鮮海峽,就可把俄太平洋艦隊困在日本海,使其無法進入太平洋。

六個美軍基地虎視眈眈

英國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曾說:“誰統治了東北亞,誰就掌握了西太平洋,誰就掌握了亞洲的命運。”美國在東北亞的軍事存在的基石是日本。美國在日本有著眾多的重要海、空軍基地,其中最重要的是橫須賀、佐世保和沖繩。

橫須賀號稱“東洋第一軍港”,是舊日本海軍的基地,也是美海軍最大的海外基地和唯一的海外航母港。駐紮在這堛滿坐p鷹”號是美軍惟一以海外基地為母港的航母。對美國第七艦隊來說,橫須賀基地的最大價值在於,它的海軍修理廠能修理各種艦艇,包括航母。由於日本造船業技術水平高超,因此極大地提高了航母的在航率。橫須賀作為航母基地,條件得天獨厚,附近有厚木機場可供使用。橫須賀海軍基地是美軍控制東北亞最強有力的支撐點。沒有日本作為基地,美軍防線將退到夏威夷。

位於朝鮮海峽南口東部、日本九州的佐世保港,也是美國第七艦隊的重要海軍基地。1905年,日軍在對馬海峽全殲俄海軍艦隊,動用的就是駐紮在佐世保基地的"聯合艦隊"。佐世保可謂朝鮮海峽的門戶,扼朝鮮海峽,水深港闊,地勢險要,是美軍控制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重要基地。美軍認為,佐世保比橫須賀更加接近南中國海和印度洋,戰時可以控制俄海軍通往金蘭灣的航線。因此,美軍不斷強化在此地的軍力。佐世保和橫須賀分別位於日本東、西海岸,互為犄角,是控制朝鮮海峽的"鑰匙",一旦有戰事發生,這兩個基地將構成美軍的第一條戰線。

對於馬六甲、巽他和望加錫海峽,美國過去最重要的控制能力來自蘇比克和關島基地。

關島地處美國--印度洋航線和日澳航線的交叉點,其阿普拉港可駐泊大型艦隊,安德森空軍基地可以起降B-2和B-52遠端戰略轟炸機。駐關島美軍飛機可飛往西太平洋的任何地點執行任務。關島因此被美國稱為太平洋“海上長城”的心臟。而菲律賓的蘇比克則是從南中國海通往印度洋海上交通線的重要據點。美軍認為,在關島和蘇比克兩個基地投入最小兵力,就可以保證美國的利益。

1992年2月,美軍蘇比克海軍基地租期已滿,美軍正式撤出菲律賓。但美軍認為,在西太平洋地區,蘇比克基地的作用是“無可替代的”,因而,美國積極尋求新的“替代地”。

1991年10月,美國與馬來西亞就租用盧木海軍基地達成協定。1992年,美海軍將從蘇比克撤出的第七艦隊後勤供應司令部遷至新加坡。原美軍蘇比克基地的職能將分別由關島和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擔當。新加坡港是大型國際化港口,戰略位置極為重要。其樟宜海軍基地的規模雖不如蘇比克基地,但港內軍事設施十分完備。船塢可以修理航母,也便於艦隊補給,加之地理位置優越,自然成了美軍新基地的首選目標。對於美軍強化對東南亞重要航道的控制來說,新加坡將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

崔守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