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美軍空中生命線

軍用運輸機一直是美軍實行戰略、戰役、戰術作戰的重要工具。由於它可以完成向遠離本土的戰場空投作戰部隊、向指定地點快速集結兵力、運送武器彈藥、物資器材、空投傘兵和向後方運送傷員等任務,尤其是它的戰略空運作用十分突出,所以它對戰爭進程的影響不言而喻。

從C-5“銀河”到C-17“環球霸王”,這些“空中大力神”在阿富汗戰場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對未來美軍海外作戰又將產生何種影響?6月24日的《華盛頓郵報》對此進行了報道。

緊急救援任務

這是一個今年3月初的深夜,在距離阿富汗8000英里的地方,馬克·肖少校的電話突然響起。原來是3架執行“蟒蛇行動”的美軍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在打擊盤踞在阿富汗東部的“基地”殘部時,意外地中了埋伏,遭到重創。電話那頭傳來第436號行動小組指揮官、陸軍上校肯尼斯·卡森急促的聲音,“請立刻派遣一支飛行小組增援。”

肖少校是駕駛C-5“銀河”運輸機的駕駛員,他隸屬於“空軍機動司令部”(Air Mobility Command)。該司令部是美國空軍的運輸部門,類似民用運輸部門聯邦快遞(Federal Express)。接到電話後的第29小時,肖率領著全體機組人員駕駛著一架巨型C-5,降落在德國法蘭克福的萊茵·美因茲空軍基地。機上載著阿帕奇直升機的維修設備以及第101空降師的數10名戰士,這幫人全都是從肯塔基州坎貝爾堡(Fort Campbell)中精選出來的,他們目的地就是阿富汗。

緊接著一架C-17環球霸王戰略戰術運輸機從法蘭克福起飛,載著兩架用來替換的阿帕奇直升機飛往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肖接到午夜電話後的33小時零20分鐘之後,這架C-17終於飛抵目的地,受到重創的美軍終於得救。

卡森在最近一次接受採訪時說,“邱吉爾有句名言,‘運輸是玫瑰的花莖’。歷史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了這一點——從柏林空戰、越戰到海灣戰爭,直到目前在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由於阿富汗是一個內陸國家,所以所有的軍備物資,包括炸彈、子彈都必須通過空運才能運抵那堙C”這一次,將重達6噸的直升機從地球一端運抵另一端,在美軍歷史上也是史無前例的。而此次空運救援行動的成功,也使美軍創下了所有軍用物資全部空運的紀錄。可以說,遠端作戰最能反映一國空軍的靈活機動能力。

戰略空運系統──軍事“聯邦快遞”

軍事界一直流傳著這樣一條至理名言:“外行談戰術,內行談後勤”,可見後勤保障系統對於取得戰爭的勝利是多麼重要。這次阿富汗戰場的作戰就是對此名言的最好注解。據美軍方稱,美軍實際的運輸需求是每天5450萬噸英里。 噸英里是指將一公噸的貨物空運一英里的運輸能力。如果美軍將其遍及全球的空運能力全部集中起來,一天之內可以將160架阿帕奇直升機從美國運抵阿富汗。據伊利諾伊州的斯科特空氣基地的約翰·漢迪將軍稱,按照美軍在阿富汗的經驗來說,美軍的運輸能力離5450萬噸英里的需求還相差1000-1500萬噸英里。

為了縮小這一差距,美軍方以每個月購買一架的速度,擴大裝備這種價值為1.98億美元的C-17運輸機。據統計,在過去的15年堙A美軍已經投資了300億美元裝備其空運能力,其中有200億是最近5年內花費的。據悉,除了現役的120架以外,美軍未來還將購買60-100架C-17,與此同時,一項更換舊有C-5運輸機的發動機和電子設備的計劃也已經被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了。此外,空軍還打算購買150架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C-130大力士中型渦槳戰術運輸機。該機種飛機是美國壽命最長、產量最多的最成功的現役運輸機,在美國戰術空運力量中佔有中心位置,同時也是美軍戰略空運中的重要輔助力量。它將可以部分地替代C-5和C-17戰略性運輸機在越洋基地之間的運輸任務。

列克星敦研究所的國防分析家洛倫·B·湯普森說,“自從柏林空運之後,空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顯得異常重要。這是因為兩個原因——我們的海外駐軍有限,而我們需要更多的軍隊隨時奔赴陌生的戰場,比如巴爾幹半島和阿富汗。”

當去年秋天美軍抵達阿富汗的時候,最頭疼的是當地的基礎設施破舊不堪,更談不上一條像樣的跑道了。當初美軍最大的擔心便是,飛機從美國本土起飛到達萬里之外的阿富汗這一過程中如何加油。

而空中加油能力正是美軍戰略空運系統區別於“聯邦快遞”、“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以及其他全球空運公司的地方,而後者因為運輸美軍常規戰略物資今年的贏利將超過14億美元。

已退役的前美國運輸司令部司令瓦爾特·克格斯將軍雖然與“聯邦快遞”總裁的私交甚篤,可是“攻擊”起老對手來毫不留情、一針見血:“雖然像‘聯邦快遞’這樣的商業承運人的服務範圍已經涵蓋了全球60%的地區,而且現在正打算涵蓋剩餘的40%,可是他們絕不會飛像南極洲或者阿富汗這樣的冷門地區。作為美國國防部屬下的運輸部門──“空軍機動司令部”則不同,只要軍情需要,它們的飛機必須飛遍全球,哪怕是地球上任何犄角旮旯。”

C-5——琱[“銀河”

早在甘乃迪政府時代,戰略空運的概念就已經根深蒂固。當時甘乃迪鼓吹的“靈活反應”能力,就是強調在核對峙的情況下,美國應該具備在全球範圍內迅速調動常規部隊的能力。

需求是創造之源。正是甘乃迪的上述要求,促使C-5這種人類歷史上的首架“巨無霸”飛機的誕生。它擁有一個比萊特兄弟當年的試飛飛機還要長的貨艙,而它其油箱容量則相當於一個25米的游泳池。1969年,C-5首次被投入使用,帶來了軍用運輸機史上的一場革命。它那巨大的機翼提供了比波音747還要強勁的升力,同時也使它能夠在短距離跑道上起飛。最與眾不同的設計是它的“免下車裝卸服務”,也就是說,裝甲車能夠由飛機的尾部開進貨艙,並從位於駕駛艙下方的前艙門駛出。

如今,美國空軍的126架C-5雖然已經“年老體衰”,但由於它的負載能力高達270,000鎊,比起“小字輩”C-17來要多出100,000磅,所以仍舊是承擔美軍空運任務的中流砥柱。美空軍官員稱,他們希望為這種老式飛機配備上最新潮的發動機和電子設備。經過這番技術升級之後,將讓它繼續服役直至2040年。而卡森以及那些飛慣了C-5的老飛行員,更是宣佈自己將“無條件地忠誠於這種型號的飛機”。現年43歲的卡森已經在美國空軍服役21個春秋,擁有4,400個小時的飛行記錄。看著眼前的“老夥計”從機場跑道上騰空而起,消失在藍天白去之中,他情深意長地說,“C-5不愧為偉大的飛機——已經飛了30個年頭了,多重多遠的飛行任務它都可以勝任。”

C-17——承上啟下的“環球霸王”

在 C-5上準備運往阿富汗的貨物和部隊,從肖少校的肯塔基州坎貝爾堡起飛後,通常要在法蘭克福的萊茵·美因茲空軍基地轉乘C-17進入阿富汗。去年秋天,萊茵·美因茲基地因此一下子成了C-17的集散地。

在阿富汗戰場上,綽號“環球霸王”的C-17運輸機為美軍立下了汗馬功勞。當我們熟悉了“大力士”C-130以及“運輸星”C-141並驚訝於它們“寬宏大量 ”的肚子時,面對C-17“環球霸王”,我們只能說它是“空中航母”了。因為它一次能“吃”進去4架UH-60或者兩架AH-64“阿帕奇”或者3架OH-58直升機。

美國空軍最早研製C-17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早期,作為發展戰備性的物資空運的重要一步,儘管其吞吐量不如C-5前輩,但它的寬體設計可有效彌補C-5無法容納坦克和直升機等大件武器的缺憾。(C-5只能將這些武器的散件運往戰區,然後在現場組裝,這種缺點在海灣戰爭中顯露無遺)1993年,C-17開始服役。為了減輕重量,美軍使用了合成材料,並採用了當時領先的機翼設計,包括特殊副翼設計技術,以增加飛機的爬升高度。它可以在短距離的泥土跑道上起降,而此前只有體積小得多的C-130運輸機才可以做到。

結合了C-5的戰略空運能力和C-130的戰術機動性,去年11月,C-17將第一支美國海軍陸戰隊運往位於坎大哈附近沙漠基地“媬梏蝖芋C另外,它還為“蟒蛇行動”運送了備用的阿帕奇直升機和數以千噸計的貨物。由於普通加油機無法在阿富汗那些嚴重受損的短距離跑道上起降,所以C-17還得承擔為在阿富汗境內執行任務的美軍直升機添加燃油的任務,因為它可以實現空中加油,所以它能夠直到它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著陸的時候,還保持油箱的滿罐狀態。

25歲的C-17飛行員、第15空軍中隊的大衛·希爾說,“我們每天都得執行加油任務。有時我們除了輸送貨物之外,還得提供汽油。每一次行動,我們能夠提供的補給重量都是3倍於C-130,而我們使用的機場與它們別無二致。”

現在,C-5、C-17和C-130空運飛機之間已經形成了激烈競爭,正如“空軍機動司令部”的空中加油機KC-10和KC-135的競爭局面一樣。然而,正是所有這些加在一起總計1300架的運輸飛機,使得五角大樓具備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空運能力。

袁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