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主要特點

航空兵是美軍實施海上進攻作戰的主要兵力。無論是母艦航空兵還是岸基航空兵,在從海上對岸上目標實施空襲、支援兩栖進攻作戰、突擊海上艦船、實施進攻性佈雷封鎖等軍事行動中, 均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縱觀美軍兩次空襲利比亞以及海灣戰爭中的航空兵海上進攻行動, 儘管在各次行動中都有其不同的特殊性, 但也不難看出在現代條件下美軍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的一些共性的東西。簡要地說來, 主要有以下幾點:

帶有明顯的應急性

冷戰結束後, 國際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 隨著華約解散和蘇聯解體, 美國面臨全球性衝突的威脅大大減輕, 美軍在預設戰場的作戰行動也隨之減少。但是, 地區衝突卻相對增多, 美軍面臨的作戰時間、地點和物件的不確定性變大, 因此, 地區性的應急作戰已經成為美軍作戰的最常見方式。這也決定了美航空兵的海空進攻作戰帶有明顯的應急性, 即無準備時間或準備時間很短的應急作戰已經成為美海空兵力的主要任務。

美軍根據不同的對手及要達到的相應不同的戰略戰役目的, 其航空兵實施海上應急作戰的樣式也不盡相同。典型的有“外科手術式”和參與規模不等的局部戰爭兩類。“外科手術式”, 即有限空中打擊, 是指進攻方憑藉先進的技術裝備, 以少量的航空兵兵力, 從空中閃擊敵國要害或敏感目標以顯示力量, 在政治上迫敵就範, 起到警告、震懾和懲罰對手的作用。這種樣式以1986年美軍對利比亞的空襲最為典型。美空中力量之所以能實施“外科手術式”突擊, 主要由其航空武器裝備的現代化能力決定的。即其作戰飛機的全天候活動能力強, 作戰半徑大, 具備先進的空中加油技術, 使其小型飛機通過空中加油也能跨海越洋, 執行遠端空襲這樣的應急任務。另外, 飛機載彈量的增加和機載武器性能的提高,使其航空兵能以少量兵力摧毀對方重要的軍事、政治或經濟設施,達到戰略目的。

美軍航空兵海上進攻的第二類應急樣式是參與規模不等的局部戰爭, 如海灣戰爭,航空兵的應急行動表現出極強的快速反應能力。以航母戰鬥群為核心的海空兵力是其實施快速反應的基礎。航母戰鬥群不僅具有每晝夜達500 海堛漣硈t機動能力, 而且還是火力強大、攻防兼備的海上堡壘。海灣危機爆發不到1 小時, 駐守印度洋的美國“獨立”號航母戰鬥群就奉命駛往波斯灣; 原來在東地中海遊弋的“艾森豪威爾”號航母戰鬥群也奉命開向紅海。在布希總統正式簽署“沙漠盾牌”命令的第二天, 這兩個戰鬥群分別到達了指定位置, 從東西兩翼迅速構成對伊拉克的夾擊態勢。

隱蔽突然, 重點突擊

美軍對航空兵的進攻作戰使用一向注重隱蔽突然, 認為隱蔽突然的襲擊可“從軍事上和心理上使對方受到有力打擊”, 從根本上改變雙方兵力對比, “使敵產生災難性後果, 從而放棄既定目標, 甚至求和”。為達成航空兵海上進攻的突然性, 美軍一般都採取種種隱蔽措施,迷惑對方。如1986年4 月15日美機空襲利比亞, 美軍為了達成突然性, 一是利用遠離利比亞的駐英空軍基地, 使利對空襲的時機、兵力、方向等情況難以捉摸; 二是對空襲計劃絕對保密, 達到執行任務的美駐英戰術空軍第三航空隊飛行員在行動前幾小時才知道空襲行動計劃的程度; 三是採取低空突擊的方法, 其擔負突擊任務的FB-111戰鬥轟炸機在接近利沿海上空時, 憑藉預先輸入的地形匹配程式, 低空突入, 在60∼150 米低空實施攻擊。利比亞雖在美機快到其上空時收到蘇聯有關美機襲擊的通報, 但為時已晚。

為達到海上進攻作戰勝利的目的, 美航空兵通常根據任務集中其主要兵力對重要目標實施重點突擊。如海灣戰爭“沙漠風暴”作戰第一階段, 美軍為奪取戰區制空權, 其母艦航空兵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 重點突擊對方機場、地地導彈陣地、指揮通信樞紐、雷達站、地空導彈和高炮陣地, 一舉奪取了制空權。美軍認為, 集中力量打擊敵要害目標是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行動的核心和焦點, 也是通向勝利最可靠和最迅速的途徑。

重視利用高技術優勢 美軍通過海灣戰爭和越南戰爭正反兩方面例子的總結, 特別重視在未來戰爭中運用決定性優勢力量進行決戰, 力圖速戰速決, 以小的代價贏得戰爭的勝利。美軍依賴其諸如航母編隊具備快速反應的戰略機動能力, 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將精銳的應急空中力量投送到作戰區域, 由於面臨的作戰物件多是一些中小國家, 因此容易形成數量上的決定性優勢。在形成數量上決定性優勢的同時, 美軍又特別注重發揮質量上的高技術優勢。在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中, 美軍主要在以下三方面爭取和發揮高技術優勢:

使用高技術兵器, 加大交戰雙方的軍事技術差距

美空中力量在近期的一些海上進攻行動中, 普遍採用FB-111、F-117 、F-15、F-16等先進飛機, 使用的武器以空對地導彈、精確制導炸彈為主; 攻擊樣式也多以遠距離攻擊為主, 其根本目的是充分發揮高技術優勢, 加快作戰進程, 減少己方損失。如1986年4 月15日的美利衝突中, 美軍就使用了當時最新型的高技術兵器。主攻飛機FB-111戰鬥轟炸機是美空軍裝備的第一流可變翼全天候戰鬥機, 裝有一部地形匹配雷達, 可於夜間在60米超低空依地形起伏飛行, 使對方雷達難以發現。攜帶的武器大多是新型鐳射制導炸彈, 裝有電視制導和紅外制導設備, 命中率極高。據稱, 海灣戰爭中美軍的精確制導炸彈, 命中率已高達90% 。其航母艦載機A-6E、F/A-18等攻擊機在艦艇的配合下, 擊毀擊傷伊海軍艦艇143 艘, 其中大多數為空艦導彈和制導炸彈所為。 電子戰貫穿始終, 增大了高技術差.

美軍大多數作戰飛機上裝備有雷達、紅外、鐳射、電腦技術相結合的先進的夜視設備,客觀上使其具備夜戰和利用多種複雜氣象條件作戰的能力。如海灣戰爭中充當主力的F-15E 和F-16C/D 戰鬥機上的光電設備“夜間低空導航和紅外尋的”(LANTIRN) 系統,其導航吊艙內的廣角固定視場前視紅外探測器能在晝夜和不良天氣條件下探測並通過廣角光柵平視顯示出飛機前方地形的前視紅外圖像, 還可進行夜間自動地形跟隨飛行,最低可以離地30米, 並和紅外尋的系統配合, 可自動跟蹤截獲的目標信號, 以便發射導彈攻擊目標或投放鐳射制導武器。因此, 憑藉先進的夜視設備, 夜間和複雜氣象已經成為美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的首選時機。從美軍兩次空襲利比亞、入侵巴拿馬到海灣戰爭, 空中進攻的時間之所以大多選在夜間, 就在於夜間突擊可以在保證己方攻擊能力的同時, 利用夜幕限制夜戰能力差的對方, 降低對方作戰能力, 加大交戰雙方的高技術差。 強調實施聯合作戰 美軍認為, 現代戰爭的性質要求實施整體作戰, 以發揮整體威力。聯合作戰是最有效的使用國家軍事力量, 發揮整體作用達到戰略戰役目的的作戰手段。美空中力量在實施海上進攻作戰時也十分強調實施聯合作戰。大的方面來看, 是注重空中力量和其他非空中力量之間以及各兵種空中力量之間的聯合作戰。例如, 1991年海灣戰爭中, 美6 個航母編隊在母艦航空兵和艦載巡航導彈進行對岸聯合進攻作戰的同時, 使用母艦航空兵與聯軍其他空中兵力及水面艦艇合同行動, 對伊拉克海上目標實施有效的打擊, 消滅伊拉克海軍艦艇100 餘艘, 牢牢掌握了紅海和波斯灣的制海權, 切斷了伊拉克的海上貿易通道, 保證了聯軍海軍艦艇作戰行動和海上交通的安全。這是美軍母艦航空兵和非空中力量聯合作戰的典型例子。又比如, 1986年4 月美軍空襲利比亞, 海軍航空兵的艦載機和空軍飛機進行聯合作戰。在空軍飛機通過最後檢查點的同時, 海軍航空兵第6 艦隊艦載A-6 攻擊機14架和A-7 、F/A-18各6 架陸續從航母上起飛, 對預定的兩個目標及海軍雷達站實施精確突擊。這也是一次美空軍和海軍部隊一體化作戰的實際檢驗。 從小的方面看, 美空中力量實施海上進攻聯合作戰的樣式就是通常所說的空中大機群合同作戰。其空中進攻兵力一般包括空中預警指揮編隊、護航掩護編隊、突擊目標編隊、壓制防空武器編隊、電子戰編隊、空中加油編隊、空中救護編隊, 形成功能齊全編組合理的作戰整體。在諸兵力中, 以預警指揮機為指揮中心, 以突擊目標編隊為主要突擊力量, 以其他編隊為支援、掩護、保障力量, 使擔負海上進攻的空中機群的進攻與防禦、“軟”殺傷與“硬”殺傷緊密結合, 形成強大的空中攻擊力量。這種多機種的聯合行動能使高技術的各個方面有機結合, 相輔相成, 相得益彰。 戰術手段靈活多樣 美軍航空兵實施海上進攻作戰的戰術靈活性十分突出, 體現了其主動、靈敏和協調等戰術基本原則。美軍一貫強調發揮進攻精神, 要求各級指揮員在上級的作戰意圖內大膽行動, 獨立作戰, 一旦出現有利戰機必須毫不猶豫地抓住並加以利用。在兵力選擇上也敢於創新, 不拘泥於常規。如在支援兩栖進攻作戰中, 美軍戰略空軍除擔負通常的奪取制空權、登陸前實施空襲和破壞敵方交通系統等任務外, 甚至還擔負突擊上陸階段進行戰術支援的任務。在其“空海軍協調作戰協定”中美軍更是明確規定了空軍B-52戰略轟炸機應擔負實施空中佈雷、突擊敵海上艦船等戰術性任務。B-52轟炸機突擊海上艦船時主要使用精確制導炸彈和空艦導彈。改裝後的B-52每架可攜帶20枚AGM-84“魚叉”慣性加主動雷達尋的制導的空艦導彈, 火力相當於一艘“宙斯盾”導彈巡洋艦。 當然, 美軍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的戰術靈活性更主要是體現在其具體的兵力運用上。另外, 美軍航空兵在戰術運用時, 也十分注重運用謀略的作用。如前所述的兵力使用的隱蔽突然性, 就是其戰術靈活性的一個綜合體現。

美軍強調, 在實施空中火力突擊之前, 必須對對方雷達、通信及指揮系統實施強烈的電子干擾、壓制和摧毀, 奪取制電磁權, 為空中火力突擊掃除障礙, 從而充分發揮己方高技術優勢。美空中力量在越南戰爭、空襲利比亞、海灣戰爭等海上進攻行動中, 都大量使用了電子干擾。例如, 美軍在空襲利比亞的整個過程中, 始終有4 架EF-111大型電子戰飛機配合作戰, 在FB-111戰鬥轟炸機進入目標區前, 電子戰飛機先實施6 分鐘的電子壓制, 使200 公里內的利軍雷達失靈。電子戰飛機還利用假雷達信號, 誘騙利軍防空火力開火, 並將“硬殺傷”和“軟殺傷”相結合, 引導A-7 和F/A-18型機各6 架, 先後發射50枚“百舌鳥”和“哈姆”反雷達導彈, 擊毀利地面雷達站6 座, 且迫使利軍其他雷達關機, 整個防空系統陷入癱瘓狀態。電子戰飛機還對整個空襲過程實施全面的電子保障, 確保美軍C3I 系統的正常工作, 破壞利軍C3I 系統正常工作。電子戰的成功為美機的空襲行動創造了有利條件。由此可見, 電子戰是美航空兵海上進攻作戰中增大交戰雙方高技術差, 發揮己方高技術優勢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內容。

選擇夜暗作為有利進攻時機, 充分發揮高技術優勢。

付幼堯

中國工程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