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在"聯盟力量"中的經驗教訓

美國空軍在"聯盟力量"空襲行動後,組成了作戰使用、情報保障和裝備技術等三個小組,對這次空襲行動進行全面、系統的總結,認為主要經驗教訓有以下三個方面。

資訊是空襲行動獲得成功的關鍵因素,但在資訊探測和傳輸等方面還存在許多不足

"聯盟力量"行動是大量使用巡航導彈和精確制導彈藥實施精確打擊為主的空襲行動。而精確打擊實際上是資訊、火力一體化的打擊行動。如果沒有目標資訊、武器制導資訊和指揮控制資訊等,就無法實施精確打擊。為提供有效的資訊保障,在這次空襲行動中,北約組成了陸、海、空、天一體化密集的立體偵察體系。在外太空,動用了50余顆衛星,其中包括性能優越的"長曲棍球"雷達成像衛星、KH-11和KH-12光學成像衛星以及各種電子偵察衛星、通信衛星、全球定位衛星等。在大氣層內,形成了高空、中空和低空的多層次密集偵察機隊:在10000∼25000米高空,部署有U-2偵察機和E-3預警機、EC-130指揮機、E-8"聯合星"以及RC-135電子偵察飛機等。在4000∼7000米的中空,部署有"捕食者"、"獵人"和"不死鳥"等無人偵察機。在150∼600米的低空,部署有CL-289等無人偵察機。在地面和海上設置"聯合空戰中心"綜合資料傳輸和"海上指揮控制"等三大指揮控制中心。這種陸、海、空、天密集的情報偵察指揮體系為精確打擊提供了有效的資訊保障,為成功實施空襲行動發揮了決定性作用。據北約稱,在投放的23000枚彈藥中,99.6%命中了目標,只有20枚偏離了目標。

但在空襲行動中,資訊保障也存在許多問題。

一是偵察設施難以在複雜氣象條件下,透過雲層進行有效偵察。南聯盟的氣象條件比較複雜,大部分是陰雨天,而且多山,地形複雜。加上南聯盟的軍事設施偽裝搞得好,即使是性能非常優越的KH-11、KH-12等偵察衛星,也很難提供清晰的圖像,分辨真假目標。在北約空襲開始時投放的3000枚彈藥中,有500枚擊中了假目標。

二是不能完全提供即時的情報偵察資訊。美空軍雖在飛機上改裝了16號資料鏈,偵察平臺獲得的目標資訊可即時傳送到打擊手段,幾分鐘內後炸彈就會落在目標上。但除了E-8、E-3型機和少數的F-15E、F-16等戰機外,大多數戰鬥機尚未進行改裝,因此,在這次空襲行動中,從發現目標到戰機攻擊這一過程一般需要3∼4個小時,目標早已移動位置。

三是指揮通信的保密性較差。大部分美軍戰機已經啟用"聯合戰術資訊分配系統",實現了資料通信,能確保通信的保密性。但歐洲盟國的戰機尚未採用這種系統,戰機之間的通信還是採用通話方式,南聯盟可以監聽到,便於搶先採取行動,在北約戰機攻擊時,南聯盟的目標已經轉移了。

重型轟炸力量作用突出,成為奪取戰爭主動權的重要力量

在這次"聯盟力量"行動中,美空軍的三種轟炸機都投入了使用(B-1B為5架、 B-52和B-2A各6架 )。三種轟炸機同時投入一場戰爭使用,充分顯示了這支力量的突擊能力強、反應速度快和能在全球範圍內作戰的長處,對戰爭的進程和結局產生了重要影響。

一是參與首輪空襲,為奪取戰爭主動權發揮重要作用。3月24日晚8時(貝爾格萊德時間),美海軍"戰斧"巡航導彈發起攻擊後,6架從英國費爾福德機場起飛的B-52轟炸機就到達距貝爾格萊德市600海堛漱W空,每架發射8枚AGM-86C空射巡航導彈對南聯盟的重要軍事目標進行遠端打擊。2架B-2A轟炸機,先於其他部署在歐洲的戰鬥機14小時,從美本土起飛,經30小時的飛行,飛抵南聯盟上空,每架投擲16枚GBU-29/30"聯合直接攻擊彈藥"(JDAM),實施臨空轟炸。B-52、B-2A轟炸機參加首輪空襲,加強了"戰斧"巡航導彈的突擊威力,有效壓制了南聯盟的抗擊能力,對奪取戰爭主動權發揮了重要作用。

二是聯合使用,增強突擊效能。在過去的局部戰爭中,重型轟炸機一般是單獨使用,而聯合運用轟炸機是"聯盟力量"行動的一個新特點。待南聯盟防空火力受到有效壓制後,B-1B轟炸機加入了B-2和B-52轟炸機的突擊行列。由於所攜帶的彈藥不同,在聯合突擊機場設施時,效果更加明顯。B-2A型機一般攜帶由衛星制導的"聯合直接攻擊彈藥",攻擊精度高,一般在10米以內,可對點狀目標實施精確打擊,而且還不受氣象條件的影響。B-1B可攜帶84枚MK-84型2000磅普通炸彈,可對面狀目標實施大規模的摧毀,B-52雖是遠端打擊的主要手段,同時還可攜帶大量普通炸彈進行面轟炸。在對南聯盟機場進行聯合突擊時,美空軍首先使用B-2A,對機場跑道實施精確突擊,在跑道上炸出若干個彈坑,以阻止停放在機場上的飛機起飛。然後,使用B-1B和B-52投放大量的普通炸彈以炸毀停放在飛機場上的飛機和其他機場的重要設施。據美空軍透露,一次這樣的聯合行動,可同時摧毀南聯盟兩個機場。

三是突擊關鍵目標,加速戰爭進程。美空軍的重型轟炸機是精確打擊的主要平臺。在這次空襲行動中,B-52和B-2主要用作突擊南聯盟的總統府、國防部、內政部等重要指揮控制中心和煉油廠、發電廠等主要能源設施以及公路、橋梁等重要交通設施,對戰爭進程和結局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尤其是B-2隱身轟炸機表現更為出色。在這次空襲行動中,該型機共出動近60架次,投擲500枚"聯合直接攻擊彈藥",共140萬磅,占總投彈量的11%,攻擊精度非常高,多數是直接命中目標,襲擊我駐南聯盟使館的就是B-2,對加速戰爭的進程發揮了重要作用。戰後,美空軍稱,B-2隱身機的表現比預期的還要好。

但是,在這次"聯盟力量"行動中,美空軍重型轟炸力量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一是B-52飛機老舊,可靠性差。在這次行動中,該型機主要是用於發射空射巡航導彈,實施遠端打擊。但發射成功率不高,所攜帶的8枚彈中,一般有2∼3枚,有時甚至5∼6枚打不出去。在首輪空襲中,在出動的6架飛機中,一架飛機由於導彈打不出來,而退出執行任務返航。B-1B的主要問題是不具備精確打擊能力,主要使用MK-82和M84普通炸彈。因此,在空襲行動中,難以擔當重要角色。其次,B-1B的備件嚴重短缺。在這次行動中,共部署5架該型機,其中一架是專門用於提供備件的。B-2A隱身機雖技術先進,作戰效能高,但飛機難以維修,尤其是表面隱身塗層,一般飛行後,需2∼3天的維修保養,飛機良好率較差,只有60%,最嚴重情況,兩次任務需間隔4天。另外,由於隱身塗層維修保養困難,飛機可部署性差,目前美國只有惠特曼和關島兩個空軍基地可起降B-2型機,嚴重制約該型機的使用。

防空火力的壓制力量難以適應南聯盟機動靈活的戰術,成為影響作戰效能的主要因素

北約空襲行動的最大威脅是來自南聯盟的地面防空火力。北約空中力量與南聯盟相比處於絕對優勢,不僅數量多,而且質量也高。在這次空襲行動中,北約共投入近200架制空型飛機,全部是F-15、F-16、F-14和"幻影2000"以及"旋風F3"等等三代戰鬥機。而南聯盟只有近100架戰鬥機,其中第三代戰鬥機"米格-29"只有20架,其餘的均是"米格-21"。在空襲初期,南聯盟起飛了幾批"米格-29"和"米格-21"型機,但連續5架被擊落後,南聯盟再也沒有能力與北約進行空中對抗,北約戰機在空中如入無人之境。但是南聯盟擁有大量的地空導彈和防空高炮,對北約的空中突擊行動構成嚴重威脅。能否有效壓制南聯盟的防空火力成為北約奪取戰爭主動權,加快戰爭進程的關鍵。

然而,北約防空火力壓制力量不能完全適應南聯盟靈活的戰術,作戰效果不佳,影響整個空襲行動的進程。在這次空襲行動中,北約共出動專用防空火力壓制飛機85架,其中31架EA-6B,54架F-16C/J"野鼬鼠",壓制南聯盟防空火力的基本戰法是首先使用巡航導彈等遠端兵器打擊南聯盟的防空指揮中心和預警雷達等戰略設施,企圖一舉癱瘓南聯盟的防空體系;然後出動EA-6B電子干擾飛機掩護F-117A和F-15E、F-16等普通戰鬥機,根據衛星和偵察機提供的目標資訊,使用精導武器對固定的防空陣地實施打擊;第三步,出動F-16C/J"野鼬鼠 "飛機,對南聯盟機動的防空設施進行打擊。北約計劃在戰爭的頭一周內全部癱瘓南聯盟的防空體系,完成防空火力壓制任務。但是,北約的電子戰飛機是屬於被動式的武器系統,其作戰效能完全依賴于對方的雷達波,只有雷達工作時,"野鼬鼠"飛機才能發現目標,迅速定位,並發射"哈姆"(HARM)反輻射導彈將其摧毀。但在科索沃戰爭中,南聯盟奉行"保存實力,伺機抗擊"的作戰思想,針對北約電子戰飛機的弱點,採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戰術:一是在空襲高峰時,南聯盟雷達不開機,使北約電子戰飛機捕捉不到目標;二是需要開機時,南聯盟采取雷達接力戰術,或縮短開機時間,使北約的電子戰飛機難以捕捉到目標;第三,依托複雜氣象和地形條件,將防空兵器進行妥善隱蔽和偽裝,使北約偵察機難以發現。這樣就打亂了北約的作戰計劃,牽制了北約一大批空襲力量,來執行防空火力壓制任務,大大削弱了北約空襲勢頭。此外,北約為達到"零"傷亡目標,戰機的投彈高度始終在5000米以上,B-2型機在10000米以上,由於高度太高,雖大量使用精導武器,空襲效果仍不理想。北約空襲力量的使用到了極限,飛行員筋疲力盡,戰鬥機每一次攻擊任務一般持續6∼ 7小時,而且都是在夜間,這樣的行動,持續了78天,飛行員疲憊不堪。美空軍稱,戰後部隊的恢複至少需半年至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