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作戰實驗室

美軍建設作戰實驗室的動因

早在海灣戰爭中,由於作戰行動的需要和高新技術的刺激,美國陸軍就萌發了這樣一種想法:能否尋找一種不同於傳統方法的新途徑,來加速高新技術應用於武器裝備系統的轉化過程;以更加節省經費的方法,來確定新的軍事需求和獲取新的武器系統;從“著眼創新”的角度,來實驗或評估新的作戰概念和新的作戰理論呢?

雖然戰爭同人類的曆史一樣久遠,但每一場戰爭都是不同的。戰爭的主角都曾經是年輕人,他們沒有任何戰爭經驗可尋,頂多從書本和前人的故事中領略一二。每一場戰爭都是新的戰爭,這就是戰爭的本質。因此,有必要對新的戰爭進行種種實驗與檢驗。目前,大多數人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根據這種設想與近期局部戰爭特別是海灣戰爭的經驗教訓,美軍開始實施《作戰實驗室計劃》。

美軍對作戰實驗室(Battle Lab)的定義是:“作戰實驗室是計劃和實施實驗的專業團隊”。組建這些團隊是為了實現21世紀的戰略目標,以非傳統的方式方法對變化的現代戰爭進行實驗。作戰實驗室以不斷提高戰鬥力為目的,從事新概念研究,提出新的作戰思想,服務於軍隊高級決策層,為其進行高級咨詢,為作戰決策提供服務。

美軍《作戰實驗室計劃》最早是由陸軍於1992年5月提出並開始實施的,繼而擴展到空軍和海軍,從空地一體化作戰發展到天地一體化作戰,從軍種作戰發展到聯合作戰。據說北約集團也有類似的作戰實驗室。經過“91.1”恐怖襲擊之後,美軍強調其首要任務是保衛本土,要建立一支“輕型、機動、更具打擊力”的軍隊,以對付恐怖組織和敵對國家的突然襲擊。因此可以預測,與反恐怖鬥爭相關的實驗室,如低強度作戰實驗室、輕武器作戰實驗室和防生化作戰實驗室等的組建與任務將會進一步加強。

美軍作戰實驗室的組織結構

陸軍的作戰實驗室

美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TRADOC)共組建有9個不同的作戰實驗室,它們分別是:
  1. 作戰指揮作戰實驗室。總部設在堪薩斯州的利文沃斯堡,主要進行戰役戰法、作戰指揮和信息戰方面的實驗工作。
  2. 徒步戰鬥空間作戰實驗室。設在亞利桑那州的貝寧堡,主要是負責對陸軍單兵徒步戰鬥的研究。
  3. 搭乘機動戰鬥空間作戰實驗室。設在肯塔基州的克羅克斯堡,下設實驗和仿真兩個分部。
  4. 空中機動作戰實驗室。設在亞拉巴馬州的魯克爾堡,主要負責與空中機動有關的各種問題的研究。
  5. 縱深與同時攻擊作戰實驗室。設在俄克拉荷馬州的希爾堡,主要負責研究與對敵實施縱深及同時攻擊戰鬥有關項目的研究。
  6. 戰勤支援作戰實驗室。設在弗吉尼亞州的李堡,主要從事作戰勤務支援方面的研究。
  7. 機動支援作戰實驗室。設在密蘇埵{的萊昂拿多.沃德堡,主要負責與機動支援戰鬥有關的各項實驗。
  8. 空間和導彈防禦作戰實驗室。設在亞拉巴馬州的胡特斯威廉堡,主要從事空間和導彈防禦作戰方面的研究。
  9. 作戰實驗室綜合、技術與概念辦公室。設在弗吉尼亞州的莫羅堡,主要負責陸軍作戰實驗室的綜合管理,並協調和其他軍種的關系。

陸軍曾在弗吉尼亞州的門羅堡組建過“早期進入時的殺傷力與生存力作戰實驗室”,由于任務變化而於1998年撤銷。

陸軍的各個作戰實驗室與陸軍部、陸軍參謀部門、陸軍裝備部門等都有著非常密切的協作關系。訓練與條令司令部所屬院校和研究中心都設有戰鬥實驗室的分支機構,並直接參與實驗。陸軍還先後組建過一些支援性的作戰實驗機構,如:憲兵學校、化學支援作戰實驗室、飛行技術作戰實驗室與陸軍衛生支援中心等等。而戰鬥實驗室的實驗結果則由訓練與條令司令部的分析司令部(TRAC)進行綜合分析。

空軍的作戰實驗室

美國空軍的《作戰實驗室計劃》是在1996年夏啟動的。在美軍提出《2010年聯合構想》之後,美空軍也提出了面向未來的“全球參與”的發展構想。空軍在該構想奡ㄔX,在未來作戰中空軍應具備6種作戰能力,即:空中/空間優勢、全球快速機動、全球攻擊、精確打擊、信息優勢和靈活的作戰支援。為了實驗和創立新的概念,最終實現這些作戰能力,當時的空軍參謀長福格爾曼下令組建空軍的作戰實驗室。他們是:
  1. 信息作戰戰鬥實驗室。設在得克薩斯州的凱利空軍基地,主要從事空軍信息作戰方面的研究。
  2. 空中遠征部隊作戰實驗室。設在愛達荷州霍姆山空軍基地,主要從事空中遠征部隊的作戰訓練與實戰演習等。
  3. 空間作戰實驗室。位於科羅拉多州的福爾肯空軍基地,主要從事空間作戰的概念及技術的研究和訓練等。
  4. 部隊保護作戰實驗室。位於得克薩斯州的克蘭德空軍基地,主要從事戰鬥識別和部隊戰場保護的研究和訓練。
  5. 指揮控制和作戰管理戰鬥實驗室。設在佛羅媢F州的休爾博特空軍基地,主要從事指揮控制和作戰管理的新概念、新機制等方面的實驗與演習檢驗。
  6. 無人機作戰實驗室。位於佛羅媢F州的埃格利空軍基地,主要從事無人機作戰領域方面的研究、實驗和訓練。

空軍的上述6個作戰實驗室,建設雖然比陸軍要晚,但是起點高、技術新、創意深,而且面向21世紀作戰的針對性更強。此後,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又在科羅拉多州科羅拉多斯普林斯的施堨悸躑x基地組建了太空作戰實驗室。

海軍的作戰實驗室

1996年夏,美國海軍組建了被稱之為“海上戰鬥中心”的作戰實驗室機構。“海上戰鬥中心”和美國陸、空軍的戰鬥實驗室,在功能上是完全類似的,其任務也是對未來作戰的新概念、新技術進行實驗和評估,為提高海軍未來的作戰能力服務。據悉,迄今為止,美國海軍已組織了如下3次海軍艦隊作戰實驗,並將在今後長期堅持這一做法:
  1. “阿爾法”艦隊作戰實驗。這項實驗是由海軍第三艦隊組織實施的,有3個實驗目的。一是檢驗新一代指揮與控制系統的能力;二是演示對地火力支援作戰的“火力圈”新概念;三是探索“武庫船”在實施對地火力支援作戰和戰區彈道導彈防禦方面的作戰能力。盡管這次實驗給予海軍的“武庫船”計劃以支持,但由於財政上的原因,最終仍終止了該計劃。這說明,“作戰實驗室”僅僅是輔助的科學決策手段,而不是最終的決策機構。
  2. “刺客”艦隊作戰實驗。此項實驗仍由第三艦隊組織實施,目的是進一步檢驗對地火力支援作戰的“火力圈”概念,驗證系統的反應能力、打擊的准確度、殺傷威力與火力計劃的情況。
  3. “查堙乖扒之@戰實驗。此項實驗由海軍第二艦隊組織實施,目的是驗證“區域指揮官”防空系統原型的功能。一旦實驗成功,海軍計劃在2001年把這種新型系統安裝到12艘“宙斯盾”巡洋艦上,作為聯合防空中心的關鍵設備。

(美海軍“海上戰鬥中心”在“科羅納多”指揮艦上的作戰實驗室,海軍陸戰隊員正在監控作戰空間。)

主要技術手段與工作程序

美國三軍的作戰實驗室在進行實驗時,通過與有關單位建立的計算機網絡,廣泛采用分布式仿真技術(DIS)和“虛擬樣機”方法,綜合利用實物模擬、數學模型和手工模擬,從而創造出一種可以從事武器裝備系統的研究開發和部隊實兵訓練的高度“靈境化”的人工合成環境。

當新武器系統開始研制之前,可以利用分布式交互仿真技術進行概念研究,對新的作戰思想可能提供的新的作戰能力進行實驗和評估,對新的武器系統提出符合實戰需要的作戰需求;在新武器系統研制的方案探索階段與確定實驗階段,可利用分布式仿真技術和“虛擬樣機”的演示手段,檢驗設計方案和戰術技術指標;而在武器系統的試驗和鑒定階段,則可利用分布式仿真技術縮短周期、節省經費。總之,當提出某種新的作戰需求和制定戰術、條令、訓練大綱時,軍方、科研部門和工業企業都可以通過這一人工合成環境來進行交互式模擬,並最終按照“需求牽引、技術推動”的原則,實現美軍裝備采辦程序的重大改革。通過分布式仿真系統的實驗,將能夠幫助美軍對於未來作戰能力有逼真的模擬,從而幫助美軍確定新的需求,改善美軍采辦程序,節省采辦經費。

(在新武器系統開始研製之前,作戰實驗室利用交互仿真技術進行概念研究。)

作戰實驗室的工作程序主要是:

  1. 科學技術審查。評估各種科學技術項目在各軍種的作戰能力需求中所具有的潛力,識別潛在的機遇和問題,並最終把具有潛力的技術項目補充到各軍種科學技術目標中去。
  2. 階段性審查。對正在實驗的項目進行階段性審查,並根據審查結果,做出納入作戰快速采辦計劃、納入正常采辦計劃、進一步實驗或中止項目實驗的決定。
  3. 推行“先期概念技術Ⅱ”(ACT Ⅱ)計劃。該計劃是面向21世紀建軍,力圖讓工業界參與的先期概念技術計劃,是由參聯會和負責研究、開發與需求的助理國防部長辦公室發起的。在陸軍堶情A由陸軍條令與訓練司令部、陸軍材料司令部和陸軍研究辦公室合作,共同推動了陸軍與工業界在該計劃中的合作。各個作戰實驗室通過該計劃提出需求,促使工業部門采用現有的商業技術來滿足這些需求,目的在於縮短采辦周期和節省研制經費。
  4. 實施概念實驗計劃。由各軍種司令部在內部實施的實驗計劃。除了ACT Ⅱ計劃以外的作戰實驗都在該計劃中進行實驗。

美國軍隊的各軍兵種作戰實驗室的主要技術手段與工作程序大致相當,其區別在於各有實驗目標,內容和需求則各有特色。

美軍作戰實驗室的基本特點

美軍的作戰實驗室是出新思想和新概念的“創新性”單位,而絕對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技術型實驗室。美軍的作戰實驗室更著重於未來的“創新性”作戰,並對新思想、新概念潛在的作戰能力科學地做出評估。如果一旦認定新思想、新概念有重要的價值,就盡可能地使之變成現實,並提供使用。因此,美軍的作戰實驗室有一些基本的特點:
  1. 美軍作戰實驗室建設具有明確有戰略目標與統一的組織領導。美軍作戰實驗室建設是以美軍軍事戰略、《2010年聯合構想》、《2020年聯合構想》,以及《四年一度防務評估》報告的原則為准繩的。因而,三軍作戰實驗室的建設都有明確的戰略指向和統一的組織領導。
  2. 作戰實驗室是受控條件下的作戰概念與作戰能力的創新。作戰實驗室不是技術實驗室,其目的是實驗武器裝備的各種技術性能。作戰實驗室也不是研究實驗室。後者是為了特定目的,進行觀察、研究的單位,重在建立特定模型,獲得特定結果。作戰實驗室完全不同於以往的以技術或者以研究為中心的實驗室,而是以形成創新性的作戰概念與形成全新的作戰能力為特征的實驗室。
  3. 作戰實驗室的建設圍繞各個時期的發展目標形成配套的實驗體系。美軍組建作戰實驗室的關鍵需求是希望能夠“超前”地進行創新性作戰概念與形成全新作戰能力的研究探討,以及研究高新技術與新式武器裝備如何有效地用於作戰。為此,美軍作戰實驗室建設與實施分別按照近、中、遠期規劃進行,並且形成各有側重與特色的配套體系。
  4. 采取“邊建設、邊使用”的建設策略,按照實戰需求組建或撤銷,滾動式地向前發展。

(戰爭在美軍作戰實驗室“打響”,電腦網路是重要的研究工具。)

由此可見,美軍作戰實驗室是一項重要的軍事系統工程,在美軍面向21世紀的“質量建軍”戰略中,在探索作戰實驗和部隊實戰演習堙A都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美軍的作戰實驗在世界各國軍隊中處於領先水平。目前,美軍已初步建立起從技術、戰術到戰役、戰略,從兵種、軍種到聯合作戰的完整實驗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