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指揮體系簡介

美軍歷史上因文職領導人干預具體作戰行動而導致作戰失利的戰例比比皆是。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19世紀60年代的美國內戰和20世紀60年代的越南戰爭。美國內戰時期,總統和陸軍部長經常親自干預完全屬於戰場指揮官許可權範圍的事情,致使聯邦軍隊在戰爭初期屢戰屢敗。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改革之後,到越南戰爭時,美軍的指揮體制已比較健全和完善,按說不應出現指揮混亂的問題。但是,美軍在戰爭中不僅出現了令出多門、指揮混亂的情況,還出現了美軍歷史少有的尷尬局面:戰場指揮官與文職總統及其助手之間的互不信任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以至於最後總統乾脆在白宮婸s作出越南戰場的沙盤模型,利用現代通信手段,從白宮直接指揮前線的校級軍官及地面部隊作戰。此事後來一直被傳為笑柄。於20世紀70∼80年代,美軍在總結起戰教訓的基礎上,根據作戰指揮與行政領導分離的原則,在作戰指揮系統改革上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那就是陸軍率先提出、隨後被空海軍所接受的名為“任務式命令”(“委託式指揮法”)的指揮控制新理論。根據這一理論,美軍要求最大限度地發揮各級指揮官的主動性,最大限度地將作戰決策權下放給各級軍事指揮官,而上級指揮官的任務只是明確下達用來統一和協調戰場行動的總目標和總計劃。在美軍作戰指揮鍵的最高層,“任務式命令”要求文職領導人總統和國防部長只就“打不打仗”和“為什麼要打仗”等根本性問題作出決定,而由各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官及其部屬決定“如何打仗”。

1980年美軍特種部隊實施的“沙漠一號”行動(營救被伊朗扣壓的美國使館人質的行動)因文職領導人直接干預而慘敗後,美國領導人終於承認,文人畢竟是文人,再也不能幹越祖代向的事了。該由軍人決定的事就得由軍人決定。最後,他們很不情願地接受了“任務式命令”這一新理論。1986年通過的《戈德華特一尼科爾斯法》最終確認了各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對戰區所有部隊的指揮權,大大減少了總統與各大總部司令之間的指揮層次,以法律的形式認可了“任務式命令”理論。當前,美軍常設的高層指揮系統分為國家軍事指揮系統和聯合作戰司令部指揮系統兩級。美軍最高統帥機關是由總統和國防部長組成的國家最高指揮當局,其指揮流程是:總統和國防部長的命令由參聯會主席通過國家軍事指揮系統下達給各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再由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負責具體指揮事宜。最高指揮當局和聯合作戰司令部(總部)對作戰部隊有指揮權,參謀長聯席會議及其主席無作戰指揮權,但為兩者聯繫的橋梁和紐帶。當然,在特殊情況下,最高指揮當局也可以超級指揮一線部隊。國家軍事指揮系統是支撐國家最高指揮當局在平時和戰時指揮美國武裝力量的系統,其特點是生存能力高,能確保對全軍部隊實施連續的、不間斷的和即時的指揮和控制。它主要由三個作戰指揮中心組成,即:國家軍事指揮中心,成立於1962年10月,設在五角大樓內,是國家最高指揮當局的基本指揮所;國家預備軍事指揮中心,1955年建於華盛頓市以北70英里賓夕法尼亞州和馬里蘭州交界處的雷文洛克山,是國家軍事指揮中心的備用地下指揮所;國家空中作戰中心,設在內布拉斯加州的奧弗特空軍基地,由4架E—4B型飛機組成,稱為“尼普卡”,當國家指揮當局登上“尼普卡”時,該中心就成為美軍主要指揮所。聯合作戰司令部是美軍高級指揮機構,通常按戰區或專業職能劃分,均由多軍種部隊組成。根據1986年《戈德華特一尼科爾斯法》,“聯合作戰司令部”是指“負有範圍廣泛、連續性強的任務,並由兩個以上軍種的部隊組成的軍事司令部”。該法賦予了聯合作戰司令部司令官廣泛的權力,包括對戰鬥部隊享有絕對控制權、作戰指揮權、部隊部署權、任免下級軍官權,以及對戰區內的後勤保障有完全的控制權,同時有權決定向戰區部署部隊與裝備的優先次序。

目前,美軍共設有9個聯合作戰司令部。其中5個為地區性司令部,4個為專業職能性司令部。5個地區性司令部分別是大西洋總部,設在佛吉尼亞州諾福克,轄區包括挪威、格陵蘭、巴倫支海、加勒比海及中美洲以西的太平洋海域,1993年12月擴建後成為美軍最大的聯合司令部,下轄陸軍部隊司令部、空軍空中作戰司令部、大西洋艦隊司令部、大西洋陸戰隊司令部和大西洋特種作戰司令部。太平洋總部,設在夏威夷瓦胡島史密斯管地,轄區為從美洲西海岸到非司令部。轄空中機動、軍事海運和軍事交通管理三個司令部。

除上述兩級高層指揮系統外,美國為確保本土安全,還專門設立了本土防空作戰指揮機構,即“北美航空航太防禦司令部”。該司令部負責統一指揮美國本土上航空航太防禦部隊和加拿大防空部隊,司令由美國航太司令部司令兼任,加拿大空軍司令任副司令。下轄7個防空區司令部(美國本土4個、阿拉斯加1個、夏威夷1個、加拿大1個)。其指揮系統由預警系統、指揮與控制系統和民防警報系統組成。預警系統按職能又分為轟炸機預警系統、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和空間探測與跟蹤系統。轟炸機預警系統分三線部署:一是遠端預警(“北方預警系統”),由54個雷達站組成,可提供對轟炸機或巡航導彈攻擊北美的戰術預警;二是近程預警,沿美加邊境的北緯49度線部署24個雷達站,探測距離達800千米,可在敵機進入美領空前20分鐘發出警報;三是空中預警,由E—3C空中預警機擔任,該機能在9200米以上高空發現和跟蹤高度在1.83萬米、距離550千米以內的600個目標。一架預警機的工作效率相當於7個雷達站。除這三線系統外,美本土4個防空區還部署了“聯合監視系統”,由10個軍用雷達站和36個民航雷達站組成,能探測美本土及其周圍320千米範圍內的空域。彈道導彈預警系統由北方彈道導彈預警系統、潛射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和預警衛星資料系統組成。空間探測與跟蹤系統由空軍空間跟蹤系統和海軍空間監視系統組成,任務是全面掌握繞地球運行的各種飛行體。

指揮與控制系統由北美航空航太防禦司令部縣延山航太防禦作戰中心和各防空區作戰控制中心兩部分組成。前者建成於1966年4月,內部設施齊全,生存能力極強,主要包括作戰指揮中心(負責空間防禦作戰的全面指揮與控制)、空間防禦作戰中心(負責全球空間探測與跟蹤系既)和計算中心(通過電子電腦對收集到的各類情報進行處理與分發)循者為各防空區作戰指揮所,負責自動收集和處理空情,掌握本防區空情動態,識別來襲目標並指揮部隊進行攔截作戰。

民防警報系統由民防局負責領導、指揮和協調,分為全國警報中心、分區警報中心、州各報站和地方警報分站四級。其發布穀報的程式是:北美航空航太防禦司令部作戰指揮中心獲取空襲情報後,在30秒鐘內報告總統;然後根據總統的命令,通知全國民防卷報中心,由該中心通過全國警報系統在15秒鐘內把空襲情報發到986個分區和州一級各報站;最後用7分鐘時間分別傳到5000多個州以下地方警報分站,由分站通過警報器、汽笛、廣播等設備向公眾發佈警報。心(負責全球空間探測與跟蹤系既)和計算中心(通過電子電腦對收集到的各類情報進行處理與分發)循者為各防空區作戰指揮所,負責自動收集和處理空情,掌握本防區空情動態,識別來襲目標並指揮部隊進行攔截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