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央情報局(五)--成立和立法


杜諾萬提出的建立戰後情報機構的計劃,雖然政府官員不加考慮,軍方也斷然拒絕,但戰後住行的一系列調查,包括對珍珠港事件的調查,卻使政府內外都認為,戰時的教訓和未來的冷戰,都說明需要改善國家的安全機構。

四個月後,杜魯門總統以原戰略情報局保留下來的部分,組建了中央情報組。

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在國會的一次秘密聽證會上,當時的中央情報組主任范登堡指出:戰前美國的情報工作十分薄弱,而美國人對於諜報工作和一般的情報工作是懷有惡念的;珍珠港事件使人們對於情報工作的看法有所轉變,現在非常需要建立強大的情報系統。他還說,我們應該坦率地承認需要通過隱秘活動收集情報,並作出相應的規定,把隱秘情報活動集中到一個機構堥荂C

杜諾萬沒有出席這次聽證會,但是,他寫信給參議員格尼,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他認為,戰略情報工作的獨立乃是國家防務的關鍵。不掌握情報的戰略是無用的;不為戰略服務的情報也是無用的。他建議成立獨立的情報體系,主官直接向總統報告工作。

一九四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國會終於通過了《一九四七年國家安全法案》。

七月二十六日
法案經參、眾兩院簽署後,在警察護衛下急送杜魯門總統簽署。

自此,中央情報局取代了中央情報組,宣告正式成立。在和平時期公開立法成立進行諜報活動的機構,在歷史上恐怕沒有哪個政府這樣做過。

《一九四七年國家安全法案》規定:
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之下成立中央情報局,國家安全委會由總統任主席。中央情報局局長由總統任命,無論他是軍人或文職人員,都將以文職人員的身份擔任這個職務。他有權解僱中央情報局的任何僱員,可以閱讀其他部門和其他情報單位的情報。

中央情報局擁有五項職能:

  1. 向國家安全委員會提無意見
  2. 就協調問題提出建議
  3. 產生國家情報
  4. 執行共同關切的勤務
  5. 執行。國家安全委員會指示的其他職責。

中央情報局比原來的中央情報組強有力得多。它是個獨立機構,而且由局長全權負責。受軍方鉗制的問題也解決了。中央情報局局長的上級領導機關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它由總統擔任主席,但也給了他在國家情報委員會管制下大得多的行動自由。

中央情報局最初的任務是協調政府各部門與機關的情報收集,並向國家領導人提供在處理美國外交政策事務中所需要的報告與資料。但大戰期間戰略情局的一此老前輩──這些情報專業人員說服國會授權讓他們從事隱蔽行動。於是,《一九四七年國家安全法案》的一個條款,允許中央情報局「執行國家安全委員會隨時指示的、與……情報有關的其他職責與義務。」在國會通《一九四七年國家安全法案》後,又豁免了國會對中央情報局正常的審查程序,兩年後,這些特別豁免權在《一九四七年國家安全法案》中又得到了擴大。這樣,就使中央情報局能夠根據國家安全委員會指示與總統的行政命令獲得一種秘密的豁免權,給了中央情報局以進行隱蔽行動的自由,即授予秘密干濊其他國家內政的權力。於是,中央情報局得以成為秘密工具,以達到華盛頓政府通過外交途徑所達不到的目的。

根據一九四七年的國家安全法與中央情報局同時誕生的還有美國國家安全局。國家安全局是中央情報局的親密伙伴,但其規模與活動範圍,都不能與中央情報局同而語。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