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穰苴兵法──戰國齊臣

《司馬法•仁本第一》

古者,以仁為本以義治之之為正。正不獲意則權。權出於戰,不出於中人,是故:殺人安人,殺之可也;攻其國愛其民,攻之可也;以戰止戰,雖戰可也。故仁見親,義見說,智見恃,勇見方,信見信。內得愛焉,所以守也;外得威焉,所以戰也。

戰道:不違時,不歷民病,所以愛吾民也。不加喪,不因凶,所以愛夫其民也;冬夏不興師,所以兼愛民也。故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

天下既平,天子大愷,春蒐秋獮;諸侯春振旅,秋治兵。所以不忘戰也。

古者:逐奔不過百步,縱綏不過三舍,是以明其禮也;不窮不能而哀憐傷病,是以明其仁也;成列而鼓,是以明其信也;爭義不爭利,是以明其義也;又能舍服,是以明其勇也;知終知始,是以明其智也。六德以時合教,以為民紀之道也。自古之政也。

先王之治,順天之道;設地之宜;官民之德;而正名治物;立國辨職,以爵分祿。諸侯說懷,海外來服,獄弭而兵寢,聖德之治也。其次,賢王制禮樂法度,乃作五刑,興甲兵,以討不義。巡狩省方,會諸侯,考不同。其有失命亂常,背德逆天之時,而危有功之君,偏告于諸侯,彰明有罪。乃告于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禱于后土四海神祇,山川冢社,乃造于先王。然後冢宰徵師于諸侯曰:『某國為不道,征之。以某年月日,師至于某國會天子正刑。』

冢宰與百官布令於軍曰:『入罪人之地,無暴神祇,無行田獵,無毀土功,無燔牆屋,無伐林木,無取六畜、禾黍、器械。見其老幼,奉歸勿傷。雖遇壯者,不校勿敵。敵若傷之,醫藥歸之。』

既誅有罪,王及諸侯修正其國,舉賢立明,正復厥職。

王、伯之所以治諸侯者六:以土地形諸侯;以政令平諸侯;以禮信親諸侯;以材力說諸侯;以謀人維諸侯;以兵革服諸侯。同患同利以合諸侯,比小事大以和諸侯。

會之以發禁者九:憑弱犯寡則眚之;賊賢害民則伐之;暴內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負固不服則侵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弒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則絕之;外內亂、禽獸行,則滅之。

《司馬法•天子之義第二》

天子之義,必純取法天地,而觀於先聖;士庶之義,必奉於父母,而正於君長。故雖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貴賤之倫經,使不相陵;德義不相踰;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古者,國容不入軍,軍容不入國,故德義不相踰。上貴不伐之士,不伐之士,上之器也。苟不伐則無求,無求則不爭。國中之聽,必得其情;軍旅之聽,必得其宜。故材技不相掩。從命為士,上賞;犯命為士,上戮。故勇力不相犯。

既致教其民,然後謹選而使之。事極脩,則官給矣;教極省,則民興良矣;習慣成,則民體俗矣。教化之至也。

古者,逐奔不遠,縱綏不及,所以示君子且有禮。不遠則難誘,不及則難陷。以禮為固,以仁為勝。既勝之後,其教可復,是以君子貴之也。

有虞氏戒於國中,欲民體其命也;夏后氏誓於軍中,欲民先成其慮也;殷誓於軍門之外,欲民先意以待事也;周將交刃而誓之,以致民志也。夏后氏正其德也,未用兵之刃,故其兵不雜;殷義也,始用兵之刃矣;周力也,盡用兵之刃矣。夏賞於朝,貴善也;殷戮於市,威不善也;周賞於朝、戮於市,勸君子、懼小人也。三王章其德一也。

兵不雜則不利:長兵以衛,短兵以守。太長則難犯,太短則不及。太輕則銳,銳則易亂;太重則鈍,鈍則不濟。

戎車,夏后氏曰鉤車,先正也;殷曰寅車,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

旂,夏后氏玄首,人之執也;殷白,天之義也;周黃,地之道也。

章,夏后氏以日月,尚明也;殷以虎,尚威也;周以龍,尚文也。

師多務威則民詘,少威則民不勝。上使民不得其義,百姓不得其敘,技用不得其利,牛馬不得其任。有司陵之,此謂多威;多威則民詘。上不尊德而任詐慝,不尊道而任勇力;不貴用命而貴犯命,不貴善行而貴暴行。陵之有司,此謂少威;少威則民不勝。軍旅以舒為主,舒則民力足,雖交兵致刃,徒不趨,車不馳,逐奔不踰列。是以不亂軍旅之固,不失行列之政,不絕人馬之力,遲速不過誡命。

古者,國容不入軍,軍容不入國。軍容入國則民德粗,國容入軍則民德弱。故在國言文而語溫,在朝恭以遜。修己以待人,不召不至,不問不言,難進易退。在軍抗而立,在行遂而果。介者不拜,兵車不式,城上不趨,危事不齒。故禮與法,表堣];文與武,左右也。

古者,賢王明民之德,盡民之善,故無廢德,無簡民,賞無所生,罰無所試。有虞氏不賞不罰,而民可用,至德也;夏賞而不罰,至教也;殷罰而不賞,至威也;周以賞罰,德衰也。賞不踰時,欲民速得為善之利也;罰不遷列,欲民速睹為不善之害也。大捷不賞,上下皆不伐善。上苟不伐善,則不驕矣;下苟不伐善,則不差矣。上下不伐善若此,讓之至也。大敗不誅,上下皆以不善在己。上苟以不善在己,必悔其過;下苟以不善在己,必遠其罪。上下分惡若此,讓之至也。古者武軍,三年不興,睹民之勞也。上下相報若此,和之至也。

得意則愷樂愷歌,示喜也;偃伯靈台,荅民之勞,告不興也。

《司馬法•定爵第三》

凡戰:定爵位,著功罪,收遊士,申教詔,訊厥眾,求厥技,方慮極物,變嫌推疑,養力索巧,因心之動。

凡戰:固眾,相利,治亂,進止,服正,成恥,約法,省罰。小罪乃殺;小罪殺,大罪因。順天,阜財,懌眾,利地,右兵,是謂五慮。順天奉時,阜財因敵,懌眾勉若,利地守隘阻,右兵弓矢禦,殳矛守,戈戟助。凡五兵五當,長以衛短,短以救長,迭戰則久,皆戰則強。見物與侔,是謂兩之。主固勉若,視敵而舉。將心心也,眾心心也,馬牛車兵佚飽力也。教惟豫,戰惟節。將軍身也,卒支也,伍指拇也。

凡戰,權也,鬥,勇也,陣,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廢其不欲不能,於敵反是。

凡戰,有天,有財,有善。時日不遷,龜勝微行,是謂有天。眾省,有因生美,是謂省財。人習陳利,極物以豫,是謂有善。人勉及任,是謂樂人。大軍以固,多力以煩,堪物簡治,見物應率,是謂行豫。輕車輕徒,弓矢固禦,是謂大軍。密,靜,多內力,是謂固陳。因是進退,是謂多力。上暇人教,是謂煩陳。然有以職,是謂堪物。因是辨物,是謂簡治。稱眾,因地,因敵,令陳。攻,戰,守,進,退,止,前後序,車徒因,是為戰參。不服,不信,不和,怠,疑,厭,懾,枝柱,詘,煩,肆,崩,緩,是謂戰患。驕驕,懾懾,吟曠,虞懼,事悔,是謂毀折。大小,堅柔,參伍,眾寡,凡兩,是謂戰權。

凡戰:間遠,觀邇,因時,因財,貴信,惡疑。作兵義,作事時,使人惠。見敵,靜,見亂,暇,見危難,無忘其眾。居國惠以信,在軍廣以武,刃上果以敏。居國和,在軍法,刃上察。居國見好,在軍見見方,刃上見信。

凡陣:行惟疏,戰惟密,兵惟雜。人教厚,靜乃治,威利章。相守義,則人勉,慮多成,則人服。時中服,厥次治。物既章,目乃明。慮既定,心乃強。進退無疑,見敵而謀。聽誅,無誑其名,無變其旗。

凡事,善則長,因古則行,誓作章,人乃強,滅厲祥。滅厲之道:一曰義,被之以信,臨之以強,成基,一天下之形,人莫不說,是謂兼用其人;一曰權,成其溢,奪其好,我自其外,使自其內。一曰人;二曰正;三曰辭;四曰巧;五曰火;六曰水;七曰兵,是謂七政。榮,利,恥,死,是謂四守。容色積威,不過改意,凡此道也。唯仁有親,有仁無信,反敗厥身。人人,正正,辭辭,火火。

凡戰之道,既作其氣,因發其政,假之以色,道之以辭,因懼而戒,因欲而事,陷敵制地,以職命之,是謂戰法。

凡人之形,由眾以求,試以名行,必善行之。若行不行,身以將之,若行而行,因使勿忘,三乃成章。人生之宜謂之法。

凡治亂之道:一曰仁;二曰信;三曰直;四曰一;五曰義;六曰變;七曰專。立法:一曰受;二曰法;三曰立;四曰疾;五曰御其服;六曰等其色;七曰百官無淫服。凡軍,使法在己曰專,與下畏法曰法。軍無小聽,戰無小利,日成行微,曰道。

凡戰正不行則事專,不服則法,不相信則一。若怠則動之,若疑則變之,若人不信上,則行其不復。自古之政也。

《司馬法•嚴位第四》

凡戰之道:位欲嚴;政欲栗;力欲窕;氣欲閑;心欲一。

凡戰之道:等道義;立卒伍;定行列;正縱橫;察名實。立進俯;坐進跪。畏則密;危則坐。遠者視之則不畏,邇者勿視則不散。位下,左右下,甲坐,誓徐行之。位逮徒甲,籌以輕重,振馬譟徒甲,畏亦密之。跪坐坐伏,則膝行而寬誓之。起譟鼓而進,則以鐸止之。御枚誓糗,坐膝行而推之,執戮禁顧,譟以先之。若畏太病,則勿戮殺,示以顏色,告之以所生,循省其職。

凡三軍人戒分日,人禁不息,不可以分食,方其疑惑,可師可服。凡戰:以力久;以氣勝;以固久;以危勝。本心固,新氣勝,以甲固,以兵勝。

凡車以密固,徒以坐固,甲以重固,兵以輕勝。人有勝心,惟敵是視;人有畏心,惟畏是視。兩心交定,兩利若心,兩為之職,惟權視之。凡戰:以輕行輕則危;以重行重則無功;以輕行重則敗;以重行輕則戰。故戰相為重。舍謹甲兵,行慎行列,戰謹進止。凡戰:敬則慊;率則服。上煩輕,上戰重。奏鼓輕,舒鼓重。服膚輕,服美重。

凡馬車堅,甲兵利,輕乃重。上同無獲;上專多死;上生多疑;上死不勝。凡人:死愛,死怒,死威,死義,死利。凡戰之道:教約人輕死;道約人死正。凡戰:若勝若否,若天若人。凡戰:三軍之戒,無過三日;一卒之警,無過分日;一人之禁,無過一息。

凡大善用本,其次用末,執略守微,本末唯權,戰也。凡勝:三軍一人勝。凡鼓:鼓旌旗,鼓車,鼓馬,鼓徒,鼓兵,鼓首,鼓足,七鼓兼齊。凡戰:既固勿重,重進勿盡,凡盡危。凡戰:非陳之難,使人可陳難;非使可陳難,使人可用難;非知之難,行之難。人方有性,性州異,教成俗,俗州異,道化俗。

凡眾寡,既勝若否。兵不告利,甲不告堅,車不告固,馬不告良,眾不自多,未獲道。凡戰:勝則與眾分善;若將復戰,則重賞罰;若使不勝,取過在己;復戰則誓以居前,無復先術。勝否勿反,是謂正則。凡民:以仁救;以義戰;以智決;以勇間;以信專;以利勸;以功勝。故心中仁,行中義,堪物智也,堪大勇也,堪久信也。讓以和,人自洽。自予以不循,爭賢以為,人說其心,效其力。凡戰:擊其微靜,避其強靜;擊其倦勞,避其閑窕;擊其大懼,避其小懼。自古之政也。

《司馬法•用眾第五》

凡戰之道:用寡固,用眾治。寡利煩,眾利正。用眾進止,用寡進退。眾以合寡,則遠裹而闕之。若分而迭擊,寡以待眾。若眾疑之,則自用之。擅利,則釋旗,迎而反之。敵若眾則相聚而受裹。敵若寡,若畏,則避之開之。

凡戰:背風;背高;右高;左險;歷沛;歷圯;兼舍環龜。

凡戰:設而觀其作;視敵而舉;待則循而勿鼓,待眾之作;攻則屯而伺之。

凡戰:眾寡以觀其變;進退以觀其固;危而觀其懼;靜而觀其怠;動而觀其疑;襲而觀其治。擊其疑;加其卒;致其屈;襲其規;因其不避;阻其圖;奪其慮;乘其懼。

凡從奔,勿息。敵人或止不路,則慮之。

凡近敵都必有進路,退,必有返慮。

凡戰:先則弊,後則懾,息則怠,不息亦弊,息久亦反其懾。書親絕,是謂絕顧之慮。選良次兵,是謂益人之強。棄任節食,是謂開人之意。自古之政也。